似乎只是沧海一粟,又似乎浩瀚无垠,完全无法用言语描述的量子之海中,一匹蜿蜒盘旋的漆黑大蛇睁开了一双金『色』的眼睛,注视着混『乱』而无序的虚空。

“七百年啊!整整七百年背井离乡,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何身份了,没想到还能见到故人……不,是陛下!”

“不愧是陛下,那么早之前就已经布局诸天。”

……

乐康抬起锏就想迎上去,却又在迟疑了片刻后,手中化为双锏的支配之键也化为了它最初的模样……轩辕剑,然后施展飞鸟剑法迎了上去!

他手中的飞鸟剑法同样也不是最初的飞鸟剑法,而是在他武功境界更高之后的修改版。

只是纵使他的飞鸟剑法已经是修改版,结合了他当前的武道经验,与羽蛇的飞鸟剑法相比较的时候还是显得相形见绌。

羽蛇的飞鸟剑法缥缈诡异,却又同他手中的怪异巨剑相配合形成一种雄浑的气势,一斩一刺,『摸』不精妙绝伦。

而且羽蛇的飞鸟剑法利用真气……或者说能量的方法也别外巧妙,似乎效率比真气的利用更高,结合他那怪异巨剑,威力着实可怕,乐康纵使是飞鸟剑法的创始人,本身也是一个武学大家,一时之间同样也为之头疼。

武功,最重要的不是动作招式,而是通过动作招式、真气运行等方法带来的对能量的利用。

乐康能够认出飞鸟剑法,并非是通过羽蛇的剑招,而是剑招中的一些能量利用技巧。

天魔功出身的他,对于力量的变化非常熟悉,所以在羽蛇施展飞鸟剑法的时候,窥到了一些旋旎,认出了羽蛇施展的剑法便是飞鸟剑法。

不过因为羽蛇的飞鸟剑法在能量的利用上虽然有他飞鸟剑法的影子,却也有了相当程度的变化,更加的晦涩艰深,所以他才会在之前不确定的问了一句是否是飞鸟剑法。

越强大的武功,对能量的利用效率越高……或者说,强大的武功,就是武者在找到高效率的能量利用技巧后开发出来的,招式只是最适合利用那种技巧的动作。当一个人熟悉了那种技巧之后,招式的作用就可有可无了。

这也是武者中返璞归真,无招胜有招的根本。

武功的最终目的不是其他,仅仅只是以强胜弱罢了。

不过,yi a归yi a。

虽然乐康对羽蛇的飞鸟剑法颇为赞赏,惊异有加,可是一想到这剑法的创始人是自己,现在自己在这套剑法上的造诣不如羽蛇……或者说羽蛇背后的人的时候,就是一肚子窝火。

他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平时还没有什么,但是一旦涉及到他认为重要的事情的时候,那就会特别较真。

而眼前这飞鸟剑法,就让他较真了。

利用自己已经改良过的飞鸟剑法与羽蛇战了几个回合后,乐康的眉头越皱越紧。

他看得出,他的真气对于能量的利用不如羽蛇,导致他的剑法威力比之羽蛇大打折扣,照这样子下去,他只怕会输在羽蛇手上了。

这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他可以输,甚至有时候他还会故意让自己逊『色』别人一筹,以方便得到好处,虽然这种做法在他成为天子之后已经甚少利用了,不过他并没有忘记。

只是面对羽蛇的时候,他绝对不能输,不仅是关乎个人的面子问题,更关乎他人对他的看法以及他的许多计划。

乐康内心的想法羽蛇无从得知,但是见自己似乎压着乐康打了之后,他之前被乐康的气势吓到的精神头又恢复了些。

“阁下不是夸口要我的剑让阁下满意吗?为何现在阁下如此狼狈?竟然用这不知从哪偷学过来的飞鸟剑法大放厥词!”

眉头挑了一下,乐康勾起嘴角“偷学?飞鸟剑法,朕还需要偷学?”

说话间,他的右手手背上的圣痕如同渗出鲜血一般,扎眼无比,随后手中的轩辕剑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火焰大鸟,啄开羽蛇的怪异巨剑后,直扑羽蛇面门。

既然真气对于能量的利用效率低于羽蛇,那就不用真气!

乐康又不是只有真气一种能量,接受天命的改造后,尤其是和崩坏意志接触后,乐康还能够利用崩坏能这种强大的能量,而且不像是一般女武神那样被动,他可以主动的『操』控崩坏能,就如律者一样……或者说,他现在就是律者,支配之律者!

这一下让羽蛇猝不及防,顿时慌了手脚,急忙后退。

他可以感觉到乐康制造出的火焰大鸟的可怕,那浓郁的崩坏能气息,让已经接受过改造的他也感觉生命在被侵蚀着。

“朕倒想问问,你是从何处偷学了飞鸟剑法。”手持化为烈焰的支配之键,乐康并没有追击羽蛇,而是微微仰着脖子道“飞鸟剑法,乃是朕独创的剑法。”

“独创?”羽蛇瞪大了眼睛,怒视乐康“胡说八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莫名的声音突然出现。

“他说的是真的。”

声音出现的瞬间,羽蛇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脸上惊喜之『色』一闪,随后双眼暗淡无神,又变成了一双危险无比的蛇眼。

蛇,降临了!

乐康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飞鸟剑法产生的意气之心立刻收了起来,支配之键化为战旗,微微睁开了左眼。

不过让他愣住的是,俯身羽蛇的蛇在凝视他片刻后,突然单膝跪地,谦恭道“弟子,参见陛下!”

“弟子?”

乐康一时都不知道自己该有何反应。

弟子?

他有一个蛇这种等级的弟子?

不过马上,他就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他虽然创造出了飞鸟剑法,但是并没有外传过,甚至他的儿子女儿也没有学过,唯一得到他的飞鸟剑法传承的,是他在还没有得到天下的时候的一个圣门弟子。

“张三丑?”

他依稀记得那个圣门弟子似乎是叫这个名字。

“正是弟子!”俯身在羽蛇身上的蛇恭敬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感动“陛下居然还记得弟子。”5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