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梧桐联队,我们已经到达战区北部,请求指明轰炸路径。”尖耳朵的战斗艇联队长打开了奥术通信频道。

“看着地面交火最激烈的地区,有橙色信号弹升起的就是我们自己人的阵地,如果升起的是红色信号弹升起,就需要无差别轰炸。”频道里传来一米二们特有的清脆回答。

于是战斗艇联队长打开了自己的联队频道,重复了一次命令:“玛玛莲,你跟在你的长机后面,你是红橙色盲,别一不小心把燃烧弹炸到自己人的脑袋上。”

“了解,联队长。”通信频道里传来姑娘儿有些气急败坏的回答。

“各攻击机小队开始自由作战,护航编队的卡比安中队随攻击机小队下降高度,清理敌方亡蛛。”联队长安排了工作,然后开始操作着他的战斗艇开始爬升:“剩余中队继续高空待命。”

………………

听到悠久她们带着苍穹之剑的残兵回到第二道防线,玛索提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

时间已经到了半夜,名为‘玛娜’的月亮高高挂在穹顶,新伊甸人对第二道防线的攻势已经越发猛烈,失去小丘,现在玛索只能让高空战斗艇与德鲁伊们来确认敌军的走向,在他面前,大型的活动沙盘将敌人的部队标注在整座城市的微缩图上,可以看到,每时每刻都有新的代表着新伊甸部队的旗子被放上来。

“新伊甸人已经在这座城市赌上了所有的力量。”焰看着眼前的沙盘说道。

“是的,看起来他们也明白,如果不能拿下亚修比城,就算是杀掉了国王,他们也一样没有能够征服亚修比王国。”玛索叹了一声:“我们的部队太少了,第二道防线岌岌可危,那怕有战团上岸,也会飞快的损失在防线上,这个国度的战争潜力也已经所剩无几。”

是啊,亚修比王国全境几乎都化成了废土,那怕有一些地区在新伊甸人的统治下,那也只不过是虚伪的繁荣,那样的美好,不是人民的美好,更不可能是被统治者的快乐,新伊甸人在统治区的所做所为,就像是虫人在它们的养殖场中挑选食物一样。

一个情报传递员跑了过来,他将手中的情报纸递到了玛索手里,玛索看一眼:“根据情报,现在在北方已经有南下的战团与新伊甸人开始接战了。”

“很正常啊,玛索,北方的莫格斯帝国与金丝雀王国不会看着新伊甸一路坐大的,而我们玩家也不想看着这个帝国继续着他们的入侵之路。”

“但时间不等人,如果我们在这里失败了,新伊甸人就完成了他们的战役目标,如果他们抛出停战的意向,甚至归还整个亚修比做为缓冲区,你觉得北方的皇帝与女王会怎么想。”玛索看着焰这么问道,然后他没有等答案,而是自说自话着摇了摇头:“他们一定会同意的,不用自己流血也能够解放亚修比,他们会将那些死在沙安与亚修比战场的人当成一种必要的牺牲,那些死在战壕与下水道中的无名英雄,那些倒毙在路边的无辜,那些为了孩子能够坐船离开,最终死守海港,那怕死后也要化做英灵再死一次的人们,都会变成历史书中可有可无的数字。”

玛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不同意,地球的历史书中有太多这样的可有可无,只不过因为人们需要,所以才会有那句历史出自人手,圣言出自人口……焰,不想看到这样的历史书,更不想这样的恶事成为阿亚罗克年代记中的历史而被盖棺定论,你,你的姐妹们,还有大家都会帮我完成我的这个心愿,对不对。”

“当然了,玛索,别担心,我们大家都会帮助你,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历史。”焰来到玛索面前,猫姑娘伸出手,握住了玛索的手:“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与你在这个时间中的相遇,除了是命运对于我们的恩赐之外,更多的,还是希望我们来完成我们曾经想要拯救,却最终无能为力的历史啊。”

“我就喜欢这样的你。”看到后勤官走过来,玛索和焰贴过脸:“我们一定会救下这个世界,就像是我们的先辈们那样,无论是在现实或是游戏世界,我们不愿意看着这个世界沉沦下去。”

“我先走了,玛索,在地面上保护好自己。”听完后勤官带过来的有关于自己的装具已经维护完毕的消息,焰还玛索以贴脸礼,然后退后两步,行了一个军礼:“首席战斗法师,要去挑战天空了。”

“保护好自己,焰,别忘了,地面才是我们这些被束缚着的灵魂真正的家园,我等你回来。”

焰姑娘微笑着退开,玛索目送她与那位后勤官一同离去,然后扭头,看着那位菲列特利加小姐:“有什么事吗?”

“第三米兰达大道那边的防线告急,指挥官,我们还有两支预备队。”

“我亲自带一队人过去,告诉他们,支援十分钟之后到达……对了,和潘尼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带上战车过来帮我一把。”玛索看着菲列特利加说道——姑娘们退下来的地区受到了新伊甸的奥术干扰器的干扰,看起来像是新伊甸人想要从那个方向发动大规模攻击的迹像,所以玛索让悠久和她的观星者负责那边的防御,让潘尼带着她的战车过来帮忙——第三米兰达大道那儿比较开阔,因为房子都被炸平了,而东大陆人后方还有海港区的城墙,虽然也被炸的七七八八,但做为战车的发射位倒是非常不错,可以有效挡住两侧的视野,要是新伊甸有战车过来,只要潘尼她们在,就不用着让大头兵拿着炸药去拼命。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安排信使。”菲列特利加点了点头。

于是玛索扭头走向前线,路过后备队的时候,早已准备好的小猫指挥官带着他的部队跟了上来。

“阁下,我们去哪儿。”身后的小猫指挥官这么问道。

“第三米兰达大道,我跟你们说,那儿的格鲁曼咖啡馆非常棒的。”玛索如此回答道:“可惜那家咖啡馆已经完蛋了。”

是啊,完蛋了。

接下来完蛋的,还有那些该死的新伊甸佬。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