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天拉开房门出来,看到的正是两女衣衫不整笑闹的场景,食指大动的上前抱起两人,就往房间里走,羞的水红叶直叫小变态。

“少爷,奴家去把金虎提溜出仙女星系,省的在这闹心。”

姗姗来迟的凤舞天拥着曼达丽,听她柔媚的声音如闻仙乐,不安分的双手让在旁侍候的水红叶面红耳赤,腹诽着当初大哥还想和他联姻,谁知道他这么色,想着想着突然捂住脸。

凤舞天刚刚拒绝曼达丽的建议。眼角发现水红叶的异常,好奇的问道:“红叶这是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不舒服。”

水红叶慌乱地回答,赶紧跑出去,让大家不解,这火爆的小辣椒何时变得害羞了,第二天中午餐后聊天时,凤舞天说笑水红叶也会害羞。

深知自己小姑姑性情的水柔颂,悄悄的问在场的西野真衣后,略一思索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小天想知道为什么,嫂子告诉你,小姑姑是害羞怎么也逃不掉你的魔掌呢。”

水柔颂戏谑的话语,让凤舞天更加好奇,看着水柔颂满眼都是问号,唐渊笑骂道;“死小白,有你这样盯着嫂子看的吗?”

说的凤舞天摸摸后脑勺傻笑,伊莲娜和黄可欣两个好奇宝宝一样催着水柔颂快说,自己的坏蛋哥哥,什么时候和水红叶有过纠葛。

水柔颂笑道:“当初我爸想和小天联姻,因为我和小渊子已经在一起了,水家要想抓住小天的心,只能提议让小姑姑嫁给你,这事被张二叔搅黄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给了你,你说这是缘分还是躲不开啊。”

凤舞天恍然大悟,难怪这火爆娘子会害羞,不过水红叶现在不在这,曼达丽是圣阶,不会经常和大家在一起,免得给朋友们压力,水红叶自然跟在她身边。

一连几天,凤舞天足不出户,不是修炼就是与众女嬉戏。金池女皇处理公务之余,也时不时的过来坐坐,指导一下武技,使得宫中有些谣言传出。

金虎大帝闻到暴跳如雷,又不能冲进驿馆,郁闷非常。正想着怎么样找凤舞天麻烦,这一日得到消息,说是这小子出来了,兴奋的急匆匆赶去。

碧瑶星王都,繁华的大街上,两只巨大的狼兽拉着车子,悠闲地走在路中间,几日没出来,好动的几个女人不耐烦了。

特别是黄可欣和伊莲娜,撒娇卖萌的要出去玩,无奈的凤舞天只能带着众女出来逛逛,他也觉得金虎大帝不敢在王都动手,便静极思动出来逛逛。

“小子,看老子打断你的腿。”

一声暴喝,一条人影从空中飞来,一把抓向车上的凤舞天,帝皇阶的威压铺天盖地,整条街被压抑的人人趴下,这还是对方压制自己,不敢造成伤亡,否则防护罩没开的星球,禁不起帝皇阶一拳。

来人正是金虎大帝,但他出手之后就后悔了,凤舞天明知他在碧瑶星,即使再放心也会戒备的,曼达丽就坐在他身边。

帝皇阶的威压和袭击的灵力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声冷哼在金虎大帝的神魂中炸响,人们只见到一个壮汉临空飞来,暴喝出手却无缘无故的委顿于地上。

惊骇地瞪着车上,一个轻纱蒙面的女人,明亮的眼睛绿宝石一般看着他,身披纱丽风姿妖娆,端坐在凤舞天身边,八个手指上戴满红宝石戒指。

金虎大帝想喊圣阶,但发现自己开不了口,牙齿打颤的欲哭无泪,那女人清丽的声音传来;“跟上来。”

兽拉车继续启动,方向却是来的方向,突然浑身一松,金虎大帝发现自己能动了,但他不敢跑,垂头丧气的跟在车子后面。

王都守卫反应迅速,闻讯赶来的将士没见到争斗,只见到女皇的贵客金虎大帝,跟着另一位客人的兽拉车后面,神情沮丧如丧考妣。

纳罕的将士不敢问,只能目送着他们走向驿馆方向,当然此事很快就报到金池女皇那边,赶到驿馆的女皇见到的是金虎大帝战战兢兢的站立,惊惧的看着凤舞天身边的一个女人。

“金池姐来了,这憨货当街刺杀本公子,不过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小弟不会杀了他,但他必须发誓保密小弟的身份,并赔偿精神损失费。”

金池女皇怔怔的,不明白金虎大帝怎么这么老实,正想用神魂探查凤舞天身边那女人,只听得一声轻笑,恍如晴空霹雳一般炸响。

“别打探了,本圣春水夫人,不在各方记录之内,是少爷的小妻亦是守护者。”

“圣阶”金池女皇呢喃着,差点瘫倒。

“金池姐知道我师尊,她就小弟一个弟子,所以小弟的身份有些特别,早早被定为预备核心弟子,不是想瞒着你,只是这次出来,不想太显眼,失去游历的目的罢了。”

凤舞天开口说道,金池女皇一想对呀,泰五真人从未听说过收徒,若不是凤舞天说起,谁也不知道他竟是泰五真人的弟子,这位天道宗战力前三的大圣阶,她的弟子确实有资格列入核心。

金池女皇整理仪容,庄重地向曼达丽行礼,既然知道对方是圣阶,礼不可失,金虎大帝如蒙大赦,自己的小命保住了,赶紧跟着行礼。

行完礼又赶紧拿出空间器物,取出许多珍贵的资源献给凤舞天,并保证守口如瓶,否则必受天谴,发誓赌咒了一番。

凤舞天倒没拿走他那些珍贵的东西,取了一些目前用得上的资源就算了,只是要给他点教训,不过金虎大帝的珍藏中,一件宝物倒引起他的注意。

一只笔状的法宝,仅有十多公分,把玩后发现能随着心意变化大小,不是特别珍稀的材料,但极少有人会去制作笔状法宝,毕竟笔法属于奇门类,练得人不多。

“七公子看上这支笔就拿走吧,金虎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没学过笔法卖了又可惜,七公子喜欢正好借花献佛了。”

金虎大帝低眉顺眼的,凤舞天点点头笑道:“这支笔不错,我收下了,咱们两清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