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真正名称是:就算在无限空间,我也只想安静的做个宅!、被强迫选择参加无限游戏的我,我也不会轻易选择狗带的!

你要作死,我就陪你作死!

这是已经被玩烂的题材,已经玩烂的从最初的不愿意情绪与慢慢变成人渣的主角,与已经玩烂的无限流。

顺带的也是一个除了懒还是懒,偶尔疯一下喜欢跟着世界对干的男主角。

被强迫着参加游戏的凌言表示:我只是一个上海同福里的小会计啊,到底是哪个傻逼把我拉进来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啊!?(大雾)

群号:欢迎进来疯狂的吐槽和骂我,就这样

——嗯,总而言之就是玩梗的欢乐向就是了直接去欢乐书客那边收藏就好了(跑))

归来的少女始一出场,就展现出了极其强大的战斗力,正面与巫女对拼一招而不败,几乎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

哪怕是凌言,在之前的战斗中也没有取得过如此优势。

“果然,当初就不该把那个东西给你啊。”虽然完全不知道面前这个在记忆里对着自己的唯命是从(它的认知)里的,完全就是小三一般的女人现在为什么敢如此的对自己这样,而且力量增加的让她感到十分的意外,同时——更加意外的是这人的实力啊!

要知道,即使在灵梦的认知,面前这个人无论是作为剧情人物还是轮回士的时候都只是属于那种有潜力,而且不喜欢随便宣扬自己实力的那一类人啊。

但是啊,就算是属于扮猪吃老虎的类型这也太夸张了吧!?还有为什么这个家伙身上也有那种气息!?最狗血的是在最早的时候还没有被她所现!

这不是坑爹的吗!?

“啊哈哈,其实当时我就根本不想要来着,而且给我的也不是你,而是现在昏迷了让我都想怪罪她的那个巫女罢了。”面对着这个家伙的话,归来的少女有些苦恼的笑着。

就好像之前的吐槽一样,她对于面前这个巫女的扮相与模样确实很无奈。好歹也是被她的母亲培养了三场任务时来着——虽然这不是她想要和喜欢的属性了

至于为什么一开始就可以看出来她不是她,而是它了呢?,不只是因为对方的话和样子之类的狗血剧情,还有就是所谓的气息。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气息。虽然这种气息普通人感觉不到,但对于强者而言,气息的感知却是必备的,认人识人,没有比这种方法更为准确。而所以,归来的少女够清晰的感觉到眼前之人具有着两种不同的气息。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原因就是因为它把凌君直接捶飞里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她们所有人里,除了表面上选择揍他之外,最不能看见凌言受伤的人也就是她了。

嗯,所以这个肯定的假的了,因为每次最会用按摩然后顺势按的造孩子的h巫女绝对不可能对自己的丈夫干出这种事情的。

“——所以,这次也该轮到我偷跑了吧?”突然,她想到了一个最严重的问题低估着。

嗯,虽然低估的时候不是很对就是了。

然而相对于她的疑惑。巫女则是更加了疑惑,只是脸上却没有将这种感情表现出来,依然如同面瘫一般冷静凝重,毕竟一个凌言靠着精神攻势已经搞定了一波已经很麻烦了,现在再面对着一个记忆里完全不怕任何精神攻势的家伙当做敌人——嗯,难度又开始增加了啊。

而归来的少女自然也不会将自己的秘密告诉敌人,五指成爪,伸手在虚空一抓,刹那间空间崩碎,然后重重的向着巫女砸落下去。

巫女挥拳反攻。两人再一次正面碰撞。

轰!

爆响声中,巫女的拳头竟然被归来的少女扣在了五爪之中,甚至连那足以毁灭一切的黑炎也被捏碎,然后旋身一个侧踢。砰的一声,归来的少女的右脚重重的踢在巫女的胸口,当即就将对方踢飞了出去。

这第二次的交锋,巫女竟然落在了下风!

归来的少女得理不饶人,沿着巫女倒飞出去的轨迹迅冲出,她轻轻的挥手。仿佛晨曦一般的能量渲染了整个世界,像是锁链一般束缚住了巫女的双手。

紧接着,喀嚓一声!

巫女的双臂竟是硬生生的被撕扯了下来,血洒长空。

如此局面,这已经不仅仅是优势了,至少在这一刻,归来的少女完全将巫女压制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包括凌言在内,所有人皆是目瞪口呆。

“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般的存在?”灵梦低声的呢喃着,像是在自言自语般的说着。

“我总不可能跟你说除了肉搏之后,我估计现在根本打不过她了吧。”稍微恢复了一下自己的力量,凌言用着无奈的语气叹气着:“嗯,如果是之前我没有疯把她暂时送走的话,当时我和她联手,你们全部上都不是我们的对手,这么解释,懂了吧?”

“秒懂。”对于凌言的解释,博丽的巫女认同的点了点头:“那么,接下来你是准备继续跟她联手吗?”

“当然不行,因为她的节奏也会被我打乱的。”

凌言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中多少有点无奈,别人或许不了解,可他自己却非常清楚,当巫女现在已经得到了没有被灵梦继续干扰的力量之后,他的力量就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

因为低等的神秘是不可能打败高等的神秘的。

就像大海与河流,两者若是相触,河流永远不可能吞噬大海,所以,除非他能够现在想起与理解那些事情,否则,面对巫女根本就不具备任何优势。

而在之前,他能够一直将巫女牵制下来,所倚仗的只是他对于它的克制,还有自身力量所自带的恢复能力罢了。

若是现在的他和现在的祭联手,双战巫女,或许在一开始能够让对方吃大亏,但是绝对杀不了。

而且随着战斗的时间延长,他的能力都有可能会被那个巫女给彻底吸收过去,到那个时候,他就算变成巫女的刀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此时此刻,这场战斗已经不需要他了。

总而言之,现在的他,似乎已经不算是肉盾之类的角色了,然而曾经被他一直保护在身后的姑娘们,现在也已经越了他就是了。

凌言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也有一天会成为拖后腿的角色就是了。

不过握着拳头,神力与神威再次绽放,凌言的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该说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祭会突然回来,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亦或是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总之他已经完全清醒了,就算他现在暂时失去了与巫女正面对战的能力,但那并不代表他只能坐视,因为他所准备的王牌还远远没有用尽!

母亲失去作用的只有自己一个,但是在他最开始的考虑中,他也没有将自己当做主力,此时此刻的展反而让原本已经脱轨的节奏再一次回来了。

“我想你们应该都已经清楚敌人的能力了”凌言不再关注远方的战斗,转过身面向众人正色道:“只要那个人愿意,她可以将任何人的能力转化为自己的力量,甚至比本尊更强,所以,如果我们还保持着原本的战斗方式,最终的结果,我们只会被自己的能力打败。”

“”众人皆是默然,圣白莲败于她自己的绝技之下,蕾米莉亚败于她自己的能力之下,就算是凌言,也被对方用他的毁灭规则所压制,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哪怕凌言不说,她们也早已了解。

在这种形势下,己方能力的特性和弱点敌人全部了解,完全没有丝毫的秘密,而敌人的力量却是千变万化,就算她们人再多,又哪里有胜利的可能。

这个巫女的能力的可怕之处,由此便可见一班。

“但是,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最强的能力,就算是曾经的某个不断读档和存档的家伙也并非是没有破绽的。”凌言话峰一转,再次说道。

“破绽?”众人大惊,如此逆天的能力也有破绽?

“没错,而且一直存在着,但是我特么就是记不起来了。”用着认真的表情,他朝着面前的所有人幻想乡少女们理直气壮说出来了很不要脸与无厘头的台词。

“我去!那你之前在干什么!?找死吗!?”

“——”凌言认真的点了点头:“不过我倒是可以猜到了一点,那就是她总有弄不来的能力,否则现在也被祭压着打,当然,前提是她没有彻底完成只有她才能做到准备。”

“——”沉默的看着凌言,的确,以巫女之前的表现,凌言所说的东西她不可能想不到,但是她没有那么做,那只能说明她做不到。

至少就着目前而言,巫女的能力也是有上限的,并非无所不能!

前提是——没有完成她一开始就在说准备之类的东西就是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