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喝粥口味感觉不对的小天使嘛o(* ̄︶ ̄*)o?

“唔啊啊啊啊他他他他真的做到了啊???!”欢呼尖叫声响起, “从第一场比赛到现在场场都是11:1啊啊啊啊啊!!!wuli粥粥要代表我国出战亚洲了啊啊啊啊!!在亚洲战场上会不会也是场场11:1简直6的上天啊啊啊啊我男神啊啊啊啊!!!”

坐在陈清凡不远处的一个女孩子,像是已经疯了般的捂脸尖叫。

陈清凡看着远处的赛场中心, 锐气逼人的少年人高举球拍,挥动双臂,他开心的弯起嘴角,沿着场周快步奔跑, 活力十足,豪恣不拘。

陈清凡的眼中,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些湿润。

可以的……

他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低喃着。

一定可以的……

这场业余赛只是一个热身, 只是一个开始……

有朝一日, 拥有这样的天赋的苏舟……

——击败欧洲乒坛!一定可以的!

最终获得两个名额的是苏舟与南方赛区第二名的炮灰乙,炮灰乙先生成功实现了逆袭。

哪怕只是国内的选拔赛,官方还是特地打造了属于冠亚季军的奖牌与奖杯。

站在场中心搭建出的颁奖台上,苏舟弯下腰, 由中国乒协的会长替他戴上冠军奖章,又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巨大奖杯。

会长笑呵呵, 拍了拍苏舟的肩,满脸欣慰:“小伙子, 不错,你很不错,等业余比赛完了,要不要来乒乓球职业赛中打拼一番啊。”

苏舟嘴唇一勾, 坏笑一声, 小声道:“会长先生, 借你手中的话筒一用?”

会长将手中的话筒给了苏舟。

苏舟接过话筒,咳了两声,一开始拿着话筒的角度没掌握好,会场内的喇叭顿时发出刺耳的“滋滋”声。

电视机前和现场的人们纷纷捂住了耳朵。

粥粥同样单手按住了耳朵,表情痛苦。

他赶紧移开话筒,不好意思的再咳两声:“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第一次拿冠军有点激动。”

苏舟说着没人有办法揭穿的大谎话,装嫩装的特别熟能生巧。

说完,粥粥伸出食指,高指天空,对着话筒问:“这是什么?”

现场不少年轻人跟着一起喊:“冠军!第一名!”

苏舟笑说,嘴角的笑容蔫坏:“不对,这表示我要6的上天。”

……卧槽好无耻???

有电视直播,自然就有网络直播,无数在网络上关注的人们顿时刷起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厚颜无耻的粥粥用双手高高举起了奖杯,一旁的主持人急忙上来,将话筒凑到苏舟的嘴边。

“我说——”苏舟巡视四周,高扬的眉眼看向镜头,“这个奖杯,是我的乒乓球生涯的第一个奖杯,并且绝对不会时最后一个,这只是一个开始,你们信我吗?”

也不管苏舟能不能听到,现场的、电视机前的、网络前的,一堆人小鸡啄米的点着头,满口“信信信”。

自然,也有不少人一脸错愕,接着有些不悦的拧起眉,本来升起的兴味和好感散的一干二净,只觉得这小子实在太过嚣张。

粥粥可不管这些人。

中国乒乓球队员缺什么?

实力。

还有呢?

信心。

他们的实力不够,他有。

他们没有信心,他给。

如果自己先怂了,还谈个什么信心?

咱们不能怂!硬着头皮比食指,就是要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当天,苏舟就发了一条几乎一模一样的微博。

苏舟两碗粥:【这是第一个,但不是最后一个;这不是结束,只是一个开头——信我吗:)】

下面的配图,是他的乒乓球拍,以及崭新出炉的奖杯与奖牌。

至此,中国赛区的选拔赛全部结束。

而亚洲赛区的32强比赛,将在七天后正式开始。

欧洲,德国。

德国乒乓球队队长,奥古斯特观看了这场比赛。

他有些意兴阑珊,毕竟这位ZhouZhou小朋友的对手,实力实在是太差劲了些。

这位小朋友得到冠军,实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奥古斯特摸了摸光洁的下巴,突然又拿起手机,给自己的挚友打了一个电话。

三声后,对面接通了。

奥古斯特:“铮。”有了前车之鉴,他这次可没有犯傻,他用着肯定的口吻说,“今天你们没有比赛,你一定看了你的小朋友的冠军决赛。”

对面用鼻音轻哼了一声。

奥古斯特的话中带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再过一段时间,你们就要回中国了吧?”

贺铮现在正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他们并不是按照国家就近的顺序依次进行巡回赛的,德国境内的比赛结束后,他们跨过海峡抵达了英国,与英国的诸多强队踢完比赛后,他们再次跨海回到了欧洲大陆,来到了西班牙。

他们昨天刚和巴塞罗那踢完了比赛,西班牙是他们在欧洲的最后一站,巴塞罗那是他们的倒数第三个对手,接下来的十余天他们还要与位于马德里的两支球队进行比赛,在结束马竞与皇马的巡回赛后,他们即将启程回国。

身姿挺拔高大的男人躺在旅馆的床上,他的身上穿着松松垮垮的白色浴袍,开到臀部的浴袍露出他结实的长腿,隐约可以瞧见他纯黑色的内裤与胯部的隆起,他精干的胸膛上带着尚未干涸的水珠,微湿的黑发贴在额角,衬的他的脸部轮廓更加的分明冷酷,他的身前放着一个笔记本电脑,电脑上播放的,正是在中国刚刚发生的亚洲业余乒乓球大赛中国分区的颁奖典礼的重播。

“你想说什么?”贺铮点了暂停,与自己的友人专心通起了电话。

奥古斯特先是说:“铮,作为多年的朋友,对于你的小朋友的乒乓球水准,你真的什么也不能告诉我?”

这怎么告诉?贺铮的态度简直敷衍到了极点:“他的舅舅是清凡·陈,这大概是唯一的解释。”

“哦——”奥古斯特意味深长的低笑了一声,又说,“关于那个和前三名互动的欧洲明星选手,你觉得我去怎么样?”

“你?”贺铮毫不犹豫的嗤笑拒绝了,“好好呆在你的德国。”

“我怎么就不能去了?”奥古斯特追问。

贺铮点着鼠标,拉着回退,画面定格在了苏舟获胜后高举右手的那一刻。

贺铮深邃的眸光,逐渐凝聚在了苏舟畅快大笑的脸上。

半响,他才说:“他好像是真的准备打乒乓球了……早晚都有那么一天,但现在还不是你和他对上的时候。”

奥古斯特笑了,一针见血的说:“你怕我将他打垮击溃。”

贺铮没否认,他的好友可是世连续四年的世界第一,别看奥古斯特的表面有着德国人的谨慎严肃,真的熟悉后,就会发现这个德国人的灵魂绝对是在泥潭中浸泡了百年之久,又肮脏又污浊。

“嘿,铮,你的小朋友和你是什么关系?”奥古斯特并不是八卦鸡婆的人,但对于他冷傲的好友的八卦,他不能否认他非常有兴趣,连带着的,他对那个名为苏舟的中国男孩也是兴味满满,因为贺铮和他很像,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是同一种人,而对于自己的同类所关注的人?

“这是第一次,我看到你如此关心一个人。”奥古斯特说。

贺铮的钱包和手机,从来都放在他的枕头下与枕头旁,手机如今被他拿在手里,他从枕头下摸出了他的钱包。

男式钱包的设计比女式简单,包夹一开,首当其中的就是那张苏舟的照片。

钱包存放照片的夹层处有些明显的磨损痕迹,贺铮的指腹摩擦着已经有些陈旧的照片上的面容,眼中冷凝不化的威压如同寒冰乍破,渐渐熏暖。

“…弟弟。”半响,贺铮低哑的笑声传来,“这小子的性子太拧,没个好哥哥时不时的帮他擦屁股,根本不行。”

中国大陆,帝都,陈清凡的公寓。

今天得了冠军,浴缸浸水泡个澡,舒舒服服躺半天,感觉自己的腹肌在闪闪发光。

心情美美哒。

洗完澡的粥粥只穿了条内裤,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突然,他大大的打了个喷嚏。

一条浴巾从天而降,与之伴随的那道声音就是舅舅:“多大的人了!穿上!”

他这不是在欣赏**美嘛,苏舟揉揉鼻子,乖乖穿上。

“也不怕感冒。”陈清凡口中嘀咕着,手中拿着一条干毛巾,走到沙发后背,熟练的擦着自家外甥湿漉漉的一头短发。

苏舟舒舒服服的眯起眼,但是心里特不服:“我身体好着呢,一定是有人想我了!是不是我爸妈要回来了?这次到底是什么事,他们两个一起出去这么久。”

一想到这事,陈清凡就一阵头痛:“你爸前阵子有事,军队里有个什么任务活动,我也不清楚,现在事情办完了,上头给你爸放了个短假,你妈知道你这边过得好,什么事也没有,就果断拉着你爸去度蜜月了。”陈清凡瞅了苏舟一眼,“你亲娘。”

粥粥冷漠脸:“你亲姐姐。”

陈清凡继续给自家外甥擦着头发,但擦着擦着,他突然想起来:“说到有人想你和有人回来……粥粥,估计再过上半个多月,你贺铮哥哥就要从欧洲回来了。”

…咦。

没心没肺的粥粥一愣,立马托腮深思状。

贺铮……贺铮……贺铮……

少说少错,苏舟用着闲聊的口吻,说:“哦,他现在踢球啊。”

“嗯。”毕竟也是自己看过的小萝卜头,陈清凡颇为自豪,“踢的很不错呢。”

能让舅舅说的很不错……肯定就是真的超不错。

粥粥的心情可复杂了:“………………”

在他的世界里,他打乒乓,贺铮踢球,国足的德行,大家都懂。

而这个世界中……他打乒乓,贺铮踢球,国乒的现状,大家也很懂。

Real复杂。

三个字。

果然爽。

作为一名坚定的进攻主义者,这种大开大合的击球快感实在是畅快的无以伦比。

畅快归畅快,但他现在并没有紧张感,乃至连兴奋感也没有,他此刻想做的,只是让安德烈品尝一下自以为胜券在握时却惨遭失败的绝望与惨痛。

谁让他在乒乓球这一方面诋毁辱骂了舅舅_(:3」∠)_。

这时,裁判高高的举起了左手,示意苏舟得分,裁判在同一时间用空着的右手将比分册翻了一页,目前的比分是1:5,安德烈领先。

直到裁判将这证明赢球得分的一页翻了过去,两边的教练席才瞬间炸了,就好像是凝固了的时间突然融化了一般。

中国这边,三个弟子中最为年长的石青与较为稳重的程梓睿还好,他们两人的脸上虽然能看出明显的激动神色,却没有表现在肢体上,至多不过是在苏舟拉球得分的那一刻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攥住拳,狠狠的挥了下手臂,只感觉这漂亮的一球非常解气!

而将其情绪直接表现在肢体上的人,就是年纪最小的韩潇了,他张大了嘴“哇哇哇”的叫个不停,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蹦跶,那样子就像是自己得了世界冠军,活脱脱的像只猴子,可随即他便……

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伸出手想狠狠的掐一下陈清凡的胳膊。

他真的不是在报复。

一边将手伸过去,韩潇一边梦游般的说:“教练,你疼不疼,我现在是不是在做梦……”

很可惜的是,韩潇没有掐到陈清凡的手臂,因为陈清凡在这一刻才像是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一样,猛地原地站起双手成拳,眼中精光毕露,低低的吼了句“漂亮”!

掐人不成功,不能留把柄,趁着教练没发现,韩潇急忙收回手来,掐了个空,有些小失落。

中国队这边一片欣喜之色,反之英国队那边则是一个个呆若木鸡,急脾气的人干脆直接大骂出口。

【中国人真是狡猾!他们竟然一直隐藏实力!】这是棕发的米勒说的。

而金发的约书亚则不禁攥紧了拳头,冰蓝色的双眼中仿佛燃起了一缕炽热的火苗,对他的教练说:【教练…………刚才这一球,你觉得怎么样?】

英国队的教练面色严肃,但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复约书亚,一想到安德烈的暴脾气,便再也顾不上其他,立马叫了一个暂停。

在乒乓球团体赛中,每个上场的球员都有一次暂停的机会,每次暂停的时间为一分钟,这一分钟的暂停可由教练主动提出,也可以由球员主动提出。

英国队的教练并不觉得这一个暂停是一种浪费,安德烈的暴脾气甚至比他本身的实力还要厉害,他可不想因为区区一场友谊赛,就导致这个弟子又得到一回禁赛的处罚!

英国队的教练叫了暂停,这是本场比赛中的第一个暂停,但他把安德烈叫下来的目的并不是给他什么战术上的指导,只是吩咐他千万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继续反击。

毕竟安德烈的前科实在不少。

【安德烈,我的孩子,你要冷静下来,如果你不能完美的控制住你自己,你难道想在这样的一球后之后,以最为屈辱的方式被裁判罚下场吗?】换句话说,你如果真的想把场子找回来,就压抑住你的暴脾气,以乒乓球说话,用不可阻挡的胜利去狠狠的打这个小子的脸!千万别脾气上来就动手打人!

安德烈的头埋在了汗巾的下面,他的右手死死的按在自己的头上。

【呼……】安德烈呼了一口气,冷笑着说,【教练,不用担心,不过是一个球而已,这只能证明他先前在隐瞒实力,因为我骂了这该死的中国乒乓球队和他们万年老三的教练。】

英国队教练闻言愣了,从刚才的对话中,他本以为安德烈不过是和这个中国小子有私怨,万万没想到安德烈竟然是把人家的整个国家队跟教练都一起给骂了!

你这不就是找抽吗!中国的那句什么“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在他们英国也很有名的好吗!你能怪人家这么阴险的故意输了两盘再来找回场子啊!

安德烈不怪苏舟来找场子,因为他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对于这种事他可是轻门熟路,他甚至还在这短暂的一分钟里分析了起来:【嘿,教练,我知道那小子怎么想的,他想要的不仅仅是打败我这么简单,而是彻底的击溃我,羞辱我,以最最恶劣的方式玩弄我——我也经常这么做不是吗,故意在开盘时让着看不顺眼的对手4、5个球,当他们正因此而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再突然发力,狠狠追击,于是我对面的小可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优势变得越来越小,然后被扳平、被反超,他想赢得胜利,却发现难比登天,最终……】

裁判宣布一分钟的时间到了。

安德烈扯下头上汗巾,他看向场内也在擦汗的苏舟,嘴角的笑容残酷无比:【……无能为力的迎来惨淡的败局,这种在自己即将胜利时被突然出现的野兽狠狠追逐的恐惧,是在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打击,在我的眼里看来简直美味至极——但是他太自大了,我可不是被追赶的猎物,教练,他‘输’给了我整整两盘,而不是区区两个球。】

英格兰队的教练无奈极了:【那你有把握战胜他吗?安德烈,不管是不是他在让你,你已经赢了两盘了。】

安德烈哼笑一声:【教练,我是一个彭德拉,安德烈·彭德拉。】

安德烈回到了场内。

苏舟靠在球台边转着拍子,整个人看起来甚至有点无聊,他看了安德烈一眼,略带嘲弄的说,使劲的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我知道你们会叫一个暂停,但我以为那是在我们的最后一盘的时候,而不是在这一球后,毕竟——虽然我对这个球还算满意,但它只不过一个普普通通的爆冲弧圈球,你们竟然为了我的第一个主动赢球而叫了暂停?】

普普通通?

感谢现场录音功能的伟大,这话被英国队这边听的清清楚楚,他们的教练不禁感到一口老血噎在喉头,这种球能叫普普通通?先不说那一球的转速、力度和角度,单说是在接发球时直接上手拉弧圈这点,在U-16等级的比赛里都是不多见的,更何况那一球的质量还非常的高!

而安德烈的关注点则在“最后一盘”,他拿起乒乓球拍,走回台中,眼中的目光凶狠:【最后一盘?你在说笑?不需要最后一盘,现在不过是1:5而已,我这一盘就能彻底解决你!】

能人做事不说话,这会吐再多的垃圾话也是没用,两人各自再次站在球台两端,目前是苏舟的球权。

安德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一次的发球和之前玩闹一般的小儿科绝对不同!

安德烈自己也没意识到,他此刻其实已经有些紧张了,而“紧张”这样的情绪,对于他这种自认为日天日地的人来说是非常少见的。

苏舟看破了他的紧张,应该说他已经见过太多的如同安德烈一样的人,他将球在手中颠了两下,冲安德烈好心情的微微一笑,不放过任何在口头上怼人的机会:【准备好了?我会发一个和你的发球姿势一模一样的下旋球。】

裁判却在这时突然开了口,给了苏舟一句警告,表示你好好比赛,不是不让你说话,但你还是少说点。

裁判觉得,如果让这两人说个痛快,绝对是要搞事的节奏。

从前世到今生第一次被裁判以这种理由警告的苏舟:“…………”哦豁,今天是几月几号,他要把这个日子纪念一下。

场边传来了忍俊不禁的笑声。

被人以这种理由围观的感觉有点尴尬,苏舟挠挠脸,乖乖闭上嘴,球拍的黑皮朝上,球拍下切,仍然是那个一模一样的发下旋球的姿势,将乒乓球送到了对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