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上官仪的提问,狄光嗣当然不知,但他还是给出了他的推测。

“会不会是西京长安那边故意压着?”

“不可能!不单是上书求情的奏表,就连一般的公文往来都无法正常进行!其实,长安和洛阳之间的沟通很可能已经断绝,或者说,长安失联了!”

上官仪虽直接否定了狄光嗣,但他也给不出确切的解释。

“嗣儿,你欲去长安救人,这一点我能理解,但是,眼下情况不明,不可贸然行动。”

上官仪一边安慰狄光嗣,一边给狄光嗣希望。

“还有一件事,半月前,我派出五百府兵前往‘潼关’勘察情况,算算路程,这几天他们就该返回洛阳,不妨再等等。”

狄光嗣无奈,长安,洛阳两地之间相距好几百里,这年头,一没高铁复兴号,二没飞机丙九一九,纵使他欲飞速前往,也有心无力使不上劲。

此时此刻,狄光嗣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上帝啊,佛祖啊,耶稣啊,孔子啊,先知啊,玉帝啊······他在心中把他所有了解过的神明头头求了个遍,祈求漫天神佛保佑狄仁杰和狄母平安。

阿爹,阿娘,等着我,我一定会救你们出火坑的!

祈祷之余,狄光嗣心中暗暗发誓。

狄光嗣和上官仪的这次谈话,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从日中谈到了夜幕降临。

虽然狄光嗣心中还留存有些许隐忧,但心中疑惑还是解开不少,他二人大半日的时光粒米未进,只饮了几盏清茶,等两人从烦恼中抽身后,俱都觉得腹内空空,饥肠辘辘。

咕咕咕咕咕,伴随着腹肚的抗议之声,上官仪、狄光嗣相视一笑,而后携手祭祀五脏庙去了。

一个下午的等待,不光两个当事人难熬,秀儿,孙佳遥,上官婉儿几人等的也很焦虑。

珍馐美味,玉盘佳肴齐刷刷摆上,这顿饭算是狄光嗣几人的接风之宴,上官仪自然不能准备地太过简朴,在童家堡吃糠咽菜的几人,肚中油水早就所剩无几,美食当前,哪里还能顾及形象。

几乎如秋风扫落叶般,狄光嗣几人在洛阳城的第一顿晚膳就结束了,只留下狼藉的杯盘和歪七扭八的“醉人”。

酒,可是好东西!

虽无法解愁,但可以麻痹思想,起码在真正醉酒的那一刻,无忧无虑,思想空灵,这也正是“酒”的魅力所在,真正懂酒之人,口中绝没有酒味辛辣,只有人生百味,回肠百转。

怎么形容呢?

装在瓶里像水,喝到肚里闹鬼,

说起话来走嘴,走起路来抖腿,

大早醒来,发誓再也不碰这水,

晚上酒杯一端,感觉依旧很美!

狄光嗣现在就处于“闹鬼”这个阶段,说话秃噜嘴,走路晃荡腿,秀儿要扶狄光嗣,狄光嗣却一把推开秀儿,翊君和佑君也一样,来一个推开一个,任谁劝都不听。

但好在秀儿她们人多,加上孙佳遥,几女总算七手八脚把狄光嗣给抬回了房间,狄光嗣一沾床褥就吹起呼噜。

孙佳遥看着一动不动的狄光嗣,摇头苦笑,秀儿端过一盆清水要给狄光嗣擦拭额头,孙佳遥却顺其自然地接过。

“秀儿,你回房休息去吧,狄光嗣这里有我照顾,你们几个重伤初愈,还是不要太过操劳!”

言毕,孙佳遥不等回答,拧干湿毛巾,自顾自背过身去替狄光嗣擦拭,佑君见此,很是替秀儿抱屈,欲上前找孙佳遥理论,秀儿阻止了她,而后径直带着翊君和佑君退了出去,顺带关上了门。

“小姐,孙佳遥凭什么这样对你?”

佑君脾气直,易冲动,心直口快,替秀儿打抱不平。

“唉!若不是娘亲亲口吩咐,此时我断不会设计相公,我这是咎由自取!”

秀儿蹙着黛眉,怅然感慨一番后,三女一起回房。

与此同时,狄光嗣房中,听着秀儿三女远去的脚步声,孙佳遥取下狄光嗣额上的毛巾在清水中浣洗。

“你该醒了,喂,你难道真打算让我照顾你一整夜?”

床榻上原本昏睡的狄光嗣突然睁眼,坐起身来,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

“啊——遥遥,你没走,我这是喝多了?”

“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没醉,这点伎俩骗骗其他人还行,我一搭脉,就明了你是装的!”

孙佳遥毫不留情地戳穿狄光嗣,狄光嗣挠头笑笑。

“我也无奈啊!我不知如何面对秀儿,不管怎么说,阿爹阿娘都是因她把我困于阵中,才陷入死牢险境的,如今爹娘尚未脱险,我无法说服自己对待秀儿一如往常。”

经童家堡一役,狄光嗣开始对秀儿不那么坦诚,当下,就把狄仁杰夫妇在他失踪期间失陷于长安的前因后果告诉孙佳遥。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用晚膳时,你对秀儿的态度那么恶劣,原来是这个缘故。”

狄光嗣颔首点头,有向孙佳遥招手。

“遥遥,这里!”

狄光嗣拍拍床帮,示意孙佳遥坐过去,孙佳遥虽有所迟疑,但也仅仅是一瞬间。怕什么,我和他明明已经拜过堂,行过礼,孙佳遥心中这样安慰自己。

狄光嗣拉起孙佳遥的一双柔荑,眼睛盯着她。

“遥遥,我现在能毫无保留相信的人,只有你,所以,你要帮我!”

狄光嗣突如其来的信任,使孙佳遥心中一甜,原本就微酡的双颊变得更加绯红。

她不发一语,只是狠狠点头。

“遥遥,谢谢你,你真好!”

说话的功夫,狄光嗣从怀中掏出一张被窝成团的纸笺,递给孙佳遥。

“遥遥,这是太子妃偷偷塞给我的,你看看。”

孙佳遥顺手接过,还意味深长地瞥了狄光嗣一眼。

“呦,不错啊,连堂堂太子妃你都勾到手了,她给你的‘相思’,我怎能看呢?”

今日白天,东宫大门口,太子妃杨若兰跌入狄光嗣怀中的一幕,马车上的人都看到了。

狄光嗣直接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孙佳遥只是灿然一笑,狄光嗣顿悟,原来自己被眼前这妮子给涮了。

孙佳遥正欲展开纸笺,全然没预料到狄光嗣的突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