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明清两军展开了攻防大战时,据战场五里左右的东面,一场突如其来的战事也正在上演。

岳托等人率领主力与明军援军会战时,特意把汉军旗留在大营,由他们负责监视明军辎重营地,以防出现不可测之事。

留下汉军旗的原因很简单,主要是考虑到明军残部逃进了辎重营内,而汉军旗长于防御、短于进攻,留下来可以看守着大营的粮草辎重,防备明军突然采取极端行动。

虽然孔友德等人投降已有数年,在八旗严格的军纪和军功的双重作用下,士卒的战斗力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在八旗上下的眼中,他们依然是和辽西明军相差无几的渣渣。

孔友德等人自是对此毫无异议。

既然骄傲的八旗老爷们看不上他们的战斗力,那他们正好乐得少一些损伤。

在八旗大军拔营走了之后,孔友德与尚可喜、耿仲明商议一番,决定将还剩一万出头的汉军旗分为三部,孔友德率三千人向前移营至明军辎重大营北门,摆出进攻的架势威吓营内的明军。

尚可喜率三千人移营西门,防止明军从西面逃跑,或者出来后抄了清军左翼的后路。

剩余人马则是由耿仲明带领镇守大营,尤其是防范北面,免得被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明军抄了后营。

前几日阿巴泰大营粮草被焚毁一事已经引起了众人的高度警觉。

要是没隔几日再让人家如法炮制,那不管主将是谁,最后肯定得脑袋落地。

孔友德带着人马向前移营后,一直试图查探明军营地情况的哨探前来回报,明军在营栅后安排了不少弓弩手,己方哨探根本无法靠近,只能远远地透过营栅向里观望。

但营栅后面成排的木屋挡住了视线,无法看清里面明军的动静。

本来孔友德想过趁机能攻下这处营地,以便来给主子们献上一份大礼,在听令哨探的回禀后,他便下令让手下的亲信带着一千名士卒向前,准备先来试探一下明军的反应。

可还没等那一千人靠近营栅,明军营地里两座炮台上的大佛郎机炮便先后打响。

尽管早就发现了那两座高高耸立的炮台,所以这一千人阵型并不紧密,但两轮炮击还是造成了十几人的伤亡。

这两座炮台上安放的是一千多斤重的大号佛郎机,射程比那种五百斤的中型佛郎机要远了不少,杀伤力自然也会大了许多。

孔友德见状也只得下令让这一千人撤了回来。

他倒不是心疼这十几人的伤亡,作为熟知火炮性能的他心里清楚,就算让包衣们上前拆毁了营栅,一旦攻入营地,就会受到这两门大炮的致命打击。

因为距离近了之后,佛郎机发射的散弹会造成令人恐怖的毁伤效果,再加上明军火铳弓箭的攻击,自己这点人马真不够看的。

率部在西门外两里处布阵的尚可喜并没有采取什么冒险的举动。

他所部身后几里外便是两白旗的大军,数千蒙八旗的骑兵则是在离他几里外的南面就地歇息,只要他堵住对面营地里的明军、遮护住两白旗的后路就算万事大吉了。

由于背靠强悍的八旗大军,心理上有了巨大的安全感,尚可喜所部士卒个个都是轻松无比。

除了少部分哨探骑马来回查看明军营地动静外,大部分士卒都是背对明军营地或坐或立,冲着远处已经开始交战的双方指指点点的议论着,根本没有把后背可能出现的危险当回事。

所以当明军突然打开营门冲出来之后,尚可喜这三千人顿时慌乱无比,负责警戒的哨探不敢上前迎战,只能打马回撤,先脱离明军弓箭的射程再说。

尚可喜大惊之下连声呼喝下令,士卒们在上官的喝骂中赶紧开始起身整队。

好在两军之间有两里地的距离,出营的明军也无法很快便冲到眼前,尚可喜部在一片纷乱过后终于摆好了阵型。

与此同时,出营的明军在前出两百步后也列阵完毕,阵型依旧是中间铳手,两翼长枪手遮护的方阵,数百名弓手则是在队伍的右侧摆成一个小的方阵。

秦军副总兵张远则是带着几名亲兵站在了最前排。

就在明军抢先完成列阵之后,一辆辆以牛为畜力的偏厢车慢慢驶出了营门,勇卫营总兵孙应元亲自站在了第一辆车上。

按照事先定好的策略,先出来的偏厢车驶往两翼,分别面向了南北两面,后面的车辆则是直冲西面。

尚可喜虽然是出自明军阵营,但偏厢车早就消失多年,以他原先的地位和见识,根本不认得这种怪模怪样的物事。

再加上明军方阵的遮护,他也没法催促部下上前攻击,所以包括他在内的数千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台台偏厢车从明军营内驶出。

多年战阵上产生的直觉告诉尚可喜:这种牛车将会是极其危险的物事,极有可能对己方产生巨大的伤害和后果。

虽然有车板遮挡,但车厢里装载的一定是足以致命的东西,车上明军士卒显示出来的强悍和杀气,让尚可喜突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要是带着大炮来就好了,尚可喜的心里突然一阵懊悔。

他立刻向身边的亲兵吩咐几句,三名亲兵转出军阵,跨上战马后分别向南北西三面疾驰而去。

明军的牛车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两辆并排着从大门里驶出,先出来的偏厢车已经陆陆续续地摆好了阵型。

前面秦军的方阵在张远的吩咐下已经分成数队,在各自营官哨管的带领下撤回了后面。

他们的出来的目的就是掩护车营能够顺利的出营列阵,现在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保护好车营的后路了。

孙应元一声令下,直冲尚可喜部的百余辆偏厢车开始向前移动,铳手、刀盾手、长枪手跟在自己所属车辆的后面。

尚可喜以及手下的将领情急之下并未想出好的方法应对,眼下这阵势除了迎战别无他法,只得硬着头皮下令士卒准备接阵。

在距离汉军旗七十余步左右时,偏厢车依次停下后,驭手将车头调转冲着一侧,让车厢冲向了对面的清军。

尚可喜在偏厢车往前移动时便带着几名亲兵退回到了后阵,把指挥权交给了亲信副将徐永年。

在面对并不熟悉的危险事物时,老奸巨猾的他可不想轻易的以身试险。

徐永年虽然也感知到了危险来临,但身为主将不可能临阵退缩。

于是他大声下令中间的铳手以及两侧的弓手前行,准备与明军展开对射,长枪手、刀盾手听令随时上前厮杀。

就在这时,明军大车高及人肩的车厢板突然纷纷打开,一门门摆在炮架上的佛郎机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清军的视野之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