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出,得到了回报,不过这些匠人现如今得到的,是建立在多少匠人身死的基础上。

赏赐,运用得当,能够起到的作用是很大的。

“研制出来的火药,一定要分开存放,不能聚集在一起,在保存上,也要做到小心。”吕布叮嘱道。

李甫点头称是,研制出火药,本身就是激动的事情,再有着吕布的赏赐,让李甫斗志昂扬,暗中告诉自己,一定要将这项工作做到最好,研制火药,就是李甫博取一个好出身的机会。

士农工商,匠人也是社会最低层的人物,他们不会为人所尊重,但是有了吕布的这道命令之后,匠人也会有出头之日。

就连一些亲卫在得知李甫受到的赏赐之后,也是有些羡慕,成为县令,那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虽说李甫只是享受的县令待遇,这也足够了,绝对是光耀门楣的大事。

“火药之事,乃是徐州机密,不可有丝毫的走漏,谁若是泄漏了此事,军法从事。”吕布沉声道。

“喏。”在场之人纷纷道。

火药为徐州军中的利器,就连普通的亲卫,也能够看出,这样的利器在战争中能够发挥出什么样的作用来,他们是吕布身边的亲卫,每一名亲卫的挑选也是极为严格的,他们自然是明白一件事情该不该外传。

“争取研制出威力更大的火药,到时候本侯还会有赏赐。”吕布笑道。

吕布离开之后,匠作坊的匠人也是激动莫名,吕布亲口说出的赏赐,在数额上肯定不会少的,最让这些匠人羡慕的,莫过于李甫了,从一名匠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县令,这是多少匠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李甫笑道:“如今俺也算是有着官职在身的匠人了,只要你们好好的努力,早晚也会得到这般赏赐的,这一县之中,不仅有县令,可是有着主簿、县尉什么的,说不定就是你们的呢。”

虽说是玩笑话,却是让匠人激动莫名,若是寻常时候,哪怕见到一名普通的官吏,他们也要恭恭敬敬,现如今,李甫成为了县令,这让他们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哪怕是不能成为县令,成为一名小吏也是好的,这也是让家人倍感荣光的事情。

再说只要在匠作坊内立足之后,是能够给家人接近匠作坊的,这也是为了保证匠人忠诚的时候,不让匠作坊的消息有着丝毫的走漏。

随着徐州的进一步发展,很多的诸侯将目光投向了徐州匠作坊,他们知道,在徐州匠作坊之中,肯定是有着了不得的东西,若不然的话,吕布为何会在短短的时间内于诸侯之中雄立。

而匠作坊内制作出来的东西,也是让诸侯趋之若鹜,其中以百炼兵刃最为牵动他们的心,能够得到一把百炼兵刃,对普通的将领来说绝对是值得激动的事情,然而在徐州军中,只要在考核之中能够表现优秀的将士,就能得到百炼兵刃的赏赐,这是何等的手笔。

若是其他诸侯也效仿徐州军的话,虽说能够让军中将士的实力提升一个层次,但是这样的赏赐标准带来的消耗是他们难以承受的。

诸侯敢于肯定的是,徐州匠作坊在打造百炼兵刃的时候,并不会有太大的消耗,而这样的事情,他们也是无可奈何的,谁让百炼兵刃的锻造方法是掌控在吕布的手中。

并不是说得到一把百炼兵刃,就能仿造出来的。

百炼兵刃的锻造,是需要技术作为支撑的。

“主公,这等利器若是以后使用的话,末将一定要在场。”许褚低声道。

吕布笑道:“可以。”

许褚脑海中开始不停的幻想着,在战场上用利器杀敌的一幕幕了,吕布手中掌控着如此的利器,也让许褚有着更高的斗志,试想以后与诸侯对战的时候,只要将这种东西放到敌军之中,将会有着何等的威力。

而吕布则是感觉到不足,仅仅是有着火药,很难将火药扔到更远的位置上去,难道还要凭借军中士卒将火药扔到敌军的阵型之中吗。

量太小的话,起到的效果不够震撼,量太大的话,难以扔出更远的距离,这就需要有器械作为代替了。

蓦然,吕布想到一物,那便是抛石车,只要能够制作出抛石车,何愁不能将火药扔到更远的位置上。

抛石车的大致形状,吕布是知道的,然而想要让他具体的画出来,或者是命令匠人制作出来的话,肯定有着很大的难度。

匠作坊内的匠人,整体的实力不弱,但是打造器械方面的匠人,还是有些缺乏的,而从制作器械的匠人之中,吕布没有发现特别优秀之人。

回到府中之后,吕布立即传令王越,将聚宝阁之人召来。

之前聚宝阁与州牧府没有太多的关联,现如今双方是合作的关系,而吕布是一方君主,自然不能亲自前往聚宝阁。

而有了这次交战的胜利之后,吕布在诸侯中间的位置,算是彻底的稳固了下来,聚宝阁在与吕布合作的时候,也需要更加的小心了。

合作,是建立在有着互相需求的基础上的,聚宝阁对吕布有所求,而吕布想要从墨门之中得到更多利器的锻造方法。

徐州战事开启之后,墨门与王越麾下的白衣楼,可是没少在城内做贡献。

隐藏在暗处的敌人,为两者消灭了不少。

经过多方的打探之后,吕布已经能够肯定,袁术与黑衣阁有着很多的关联,甚至有可能黑衣阁是在听从袁术的命令行事。

尽快的消灭黑衣阁,也为吕布视作头等大事,他对自己的身手有着很大的信心,但是他的亲人,在面对刺客的时候,能够做到自保吗,这些刺客,为了达到目的可是不择手段的。

只有将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彻底的消灭,吕布才会更加的安心。

“温侯,鲁直前来。”王越上前低声道。

吕布微微点了点头,近来,王越在做事情的时候很用心,这也是吕布颇为满意的地方,不过吕布也清楚,王越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从他的身上看到了希望。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