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轮激烈的对射,双方的火铳部队,都损失了接近三分之一的兵力,士兵的操作也开始变形,错误不断出现,火力降低到了不足开始的一半。

而此时,长州军的阵型又发生了变化,铁炮队两边的长矛兵阵型越来越密集,而且队伍开始收缩。

朴凯知道,这是敌人准备突击了,不过他可不打算让对面抢占先机。

“鸟铳队,向两侧撤退!”

“炮兵队,开火!”

随着朴凯一声令下,正在交战的火铳兵让开道路,隐藏在他们身后的炮兵,迅速将十门轻型佛郎机推出,瞄准了密集的长州军。

轻型佛郎机只有三百斤重,而且没有开花弹,对付萩城坚固的外墙没什么用,但对付这些防护不完备的敌人,已经足够了。

“轰轰轰……”

这十门轻型佛郎机,直接瞄准了毛利小四郎所部人群最为密集的地方,距离只有二十多丈,打出去的散弹甚至可以说是弹无虚发,一轮下去直接倒下了近百人。

毛利小四郎自己都被打蒙圈了,没想到敌人还有这么一手,有火炮不早点拿出来,居然还玩这种阴招,让他完全没有防备。

在他们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第二轮炮击又开始了,长州军中装备盔甲的士兵根本不多,对上散弹基本上可以说是毫无防御力,无数的长州兵中弹倒下。

“突击!全军突击!”

毛利小四郎看着距离只有二十丈的敌军火炮,直接下令全军突击,不能再等了,冲过去才有机会,不然他们这点兵马,敌人火炮如此快的装填速度,迟早都会倒在这炮火之下。

第二轮炮击,又干掉了近百人,朴凯知道没机会再开第三轮了,果断下令炮兵后撤,步兵顶上。

经过刚才的一场大胜,歼灭一千多敌人,羽林卫的将士们士气正盛,对上人数不到他们一半的敌人,没有丝毫畏惧,结阵迎了上去。

这是一场硬仗,拼的就是哪边不怕死,长矛,竹枪,大刀,利剑,不断地劈砍或者捅出,然后带着血收回来,同时有一名敌人因此倒下,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一个朝鲜士兵,瞄准了一个用竹枪的长州兵,然后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向着脖子砍去,锋利的刀口瞬间嵌入这个长州兵的脖子,由于他的战斗技巧还不娴熟,发力和劈入角度不会,没能一刀将整个头颅站短。

“我终于杀人了!等打完仗,我就能回到家乡,把介淑娶回家!”

他一边将刀拔出来,一边嘟哝着,要拿这枚首级的赏银,把自己心爱的女子娶回家。

然而,当他还没把刀拔出来的时候,赫然发现,一杆长矛,向自己捅过来,此时他已经躲闪不及,眼睁睁的看着这杆长矛捅进自己的腹部。

剧烈的同感,从腹部传来,此时他已经彻底愤怒了,用尽全力,将大刀抽出,然后奋力劈砍向另外一个敌人,这名敌人没有想到,他腹部都被捅穿了,居然还能够挥刀,一时间被吓的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大刀向自己劈来。

“杀了两个,赚了!哈哈哈……”

他因为内脏被长矛损伤,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使得笑声格外的恐怖。

那名用长矛的长州兵,看到自己捅了敌人的肚子,敌人嘴里喷血却还在哈哈大笑,一时间整个人都被吓蒙了,在恐惧的驱使下,用尽全力继续向前捅去。

长矛透体而出,这个长州兵却没有停下来,一直向前冲,在朝鲜兵前面两尺的位置停了下来,一丈多的长矛,一大半都在朝鲜兵的身体后面。

看到冲到自己面前的长州兵,这个朝鲜士兵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死了,但打算临死之前再拉一个垫背的,但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没有力气了,根本无法把刀从第二名敌人的身体中拔出来。

望着近在眼前的敌人,他奋力向前走出两步,来到长矛兵的面前,然后张开满是鲜血的嘴巴,奋力一口,咬向了他的脖子,一口就撕咬掉了一大块肉,然后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喷射而出,长州兵双手捂住脖子,却怎么都止不住血。

差不多是同一时刻,两人都倒在了地上,旁边另外两个被朝鲜兵砍杀的长州兵,此时也都已经断气了。

“天呐,这些都是地狱来的魔鬼!”

之前两个同伴的死,只是让他们有些恐惧,但看着第三名同伴被敌人活生生的咬死,哪怕是倒在地上,脖子还在不断地喷涌出鲜血,旁边几个长州兵彻底崩溃了。

失去理智的他们,丢掉了手中的武器,转身就向后逃跑,也不管后面密集的阵型是否能够通过。

此时,毛利小四郎麾下的一千多士兵,在经历了火铳对射,炮击,还有这场肉搏战之后,伤亡已经超过五百,达到了三成的比例,在这几个崩溃的士兵带动下,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彻底溃败了。

不过朴凯只派了五百人追击,他们接下来需要的是休息,等待天策军的大炮轰开萩城的城墙,他们还需要入城作战,如果到时候体力没恢复,入城作战难度会增加很多。

而龙虎营那边,则打的比较艰难,他们本身士气就不如羽林卫,装备水平也低一截,不过还是依靠兵力优势,挡住了毛利小六郎的攻势,没有让他们的计划得逞。

此时,身后传来一阵骚动,天策军的炮兵大队,终于上来了。

他们没有顺着缺口进入诘丸,而后顺着墙外的‘阶梯’登上城头。

这个阶梯,是用尸体堆起来的,在与出城的长州军激战的同时,朴凯安排一支三百多人的队伍,将诘丸内长州军的尸体,直接扔到城墙外,然后又铺上一些泥土和稻草,用长州兵尸体搭出来了三条临时通道。

现在局面基本稳定,天策军的炮兵们又是见过大场面的,从容的架设大炮,一个炮兵大队,四十八门云飞炮,很快就被部署完成。

“开炮!”

随着一声令下,火炮齐鸣。

这个炮兵大队包含四个中队,两个中队轰击萩城的城墙,一个中队用开花弹射击天守阁,本丸上的敌人,另外一个则协助龙虎营,击退毛利小六郎的那一千多人。

“轰轰轰……”

数百枚散弹,呼啸着飞向毛利小六郎所部,随即传来弹丸击穿身体的噗噗声,还有击中盔甲爆发出来的金属碰撞声,惨叫声随之响起。

朴凯也下令麾下的十门轻型佛郎机,调转炮口,和天策军炮兵一起,轰击本丸内的敌人,虽然性能不如云飞炮,但还是勉强能够将散弹打入城内,多少能杀伤一些敌人。

一时间,本丸内试图还击的长州军,被炮火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来。

天守阁内的毛利秀就,此时也心急如焚,他就猜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却没想到派出去的三千兵马,居然没能从懦弱的朝鲜人手中夺回诘丸。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压箱底的十几门火炮搬出来,能支撑多久是多久,不然按照这么个打法,萩城能不能撑过今天都是个未知数。

“呦呵,这毛利秀就终于把火炮搬出来了!”通过望远镜看到萩城的本丸上出现的十余门火炮,孔有德笑着说道“老徐,敲掉它!”

朝鲜仆从军登陆的时候,战舰上的炮手们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地休息了一阵子,现在敌人压箱底的火炮都搬出来,他们也精神抖擞的开始干活了。

“轰轰轰……”

在徐文仪的统一命令下,文登级和威海级朝着敌人的火炮阵地,发动了齐射。

为了避免误伤到自己人,各炮还特地瞄的远一些,免得炮弹落在诘丸。

炮兵们技术娴熟,而且丝毫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危,可以从容不迫的瞄准,所以准头极高,第一轮齐射下去,毛利秀就那宝贝的十几门火炮,就被摧毁了三分之一。

而轰击城墙的云飞炮,一半使用开花弹,一半使用实心炮弹,实心弹能后将墙体炸松,而开花弹能够将这些松弛的部分给剥离下来,慢慢地侵蚀着墙体。

经过半个时辰的炮击,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萩城的外墙,终于坍塌了一个缺口。

不过炮击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对城墙的炮击又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又炸出两个缺口,火炮的轰鸣声才渐渐停息。

缺口打出来了,羽林卫和龙虎营的朝鲜士兵,也在此期间轮番休息,体力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很快又重新投入了战斗。

持续一个时辰的炮击,使得长州军遭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有些人甚至因此疯掉了,因为他们这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争,这是他们完全不能承受的。

而且在缺口打开之后,炮兵大队又朝着缺口里面打了好几轮,使得原本一些想要在缺口后面组织防御的长州军死伤惨重,哪怕炮击停止,很多士兵依旧畏缩不前,担心成为炮下亡魂。

朝鲜军队很快就顺着缺口,攻入了萩城,虽然沿途仍旧有长州军抵抗,但并不足以挡住他们,入城的通道被牢牢的掌控在朝鲜军队手中。

“传令给福田康夫,现在可以入城了!”

“打旗语告诉何夕和韩松,让他们俩带着分舰队从东西两侧进入大流川,摧毁所有梁桥和敌船,别让毛利秀就跑了!”

看着羽林卫和龙虎营杀进萩城,孔有德决定再加一把火,尽快解决战斗,免得发生变数。

萩城位于大流川的河口三角洲,大流川成为了天然的护城河,不过这个时候,只要掌控大流川,就算是完全切断了毛利秀就的退路。

何夕和韩松接到命令,便立刻率领下自己麾下的分舰队,朝着大流川上游扑过去,毛利秀就的水军战船只剩下十多艘,他们完全没有放在眼里。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大流川分叉口,将两段分流给控制起来,沿途的桥梁直接被摧毁,坚固一些的石桥用炮轰,小一点的浮桥或者铁索桥,直接就撞过去了。

至于毛利秀就的那十几条小船,跑得慢的直接就被击沉了,跑得快的逃到了更上游,暂时躲过一劫。

与此同时,福田康夫也率领麾下的外籍军团将士们,冲进了萩城。

“放弃抵抗者,免死!”

“交出武器者,免死!”

“跪地投降者,免死!”

“抓住毛利秀就者,有赏!”

用日语喊出的劝降口号,顿时响彻萩城内外。

福田康夫这一个大队的士兵,有一半都是从当初俘虏的长州藩军队中招收的,经过一年多的思想教育和军事训练,以及经历了各种战斗,见识到天策军的强大,他们和福田康夫一样,已经完全忠于天策军了。

他们和城内守军一样,原本都是长州藩的士兵,甚至有不少互相之间还认识,所以劝降的效果相当明显。

他们所到之处,遇到的长州军抵抗力度顿时降低很多,一方面是听到‘自己人’大喊着投降不杀,让他们认为大势已去,另一方面是给了他们一条生路,他们之中大部分都不是毛利秀就的死忠,很自然的选择了放弃抵抗。

没多久,一个下属前来禀报“大队长,朝鲜人汇报说,毛利秀就就在天守阁的顶上,他们人太少,一时半会攻不进去,请求咱们支援!”

“走,我亲自去会会他!”

福田康夫大手一挥,带着两个小队的战朝天守阁前进,沿途到处可见跪在地上双头抱头的长州兵,当然也不乏躺在地上的尸体,甚至有一些他还认识,这让他不由得有些感慨。

通道已经完全被朝鲜军队掌控,他们很顺利的来到了天守阁的顶层,果然看到毛利秀就,正带着三十多个武士抵抗一支朝鲜军队的进攻。

这些朝鲜人虽然悍不畏死,但对面的武士都是毛利秀就的死忠,而后者自小接受的都是杀人训练,战斗技巧比朝鲜士兵高得多,又有着随时为毛利秀就赴死的觉悟,所以朝鲜军队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攻进去。

看着地上已经倒下了三十多个朝鲜兵,武士的尸体只有两具,福田康夫知道就算剩下的两百多朝鲜人全死光,也没办法解决掉毛利秀就,所以直接下令让他们退出去,这里由天策军接管。

准备抢功劳的朝鲜军官想要拒绝,但看这阵势,他知道这功劳不好拿,搞不好自己都得搭在里面,而且天策军不是他能惹的,所以老老实实的带人撤了出去。

看着被武士们团团包围的毛利秀就,福田康夫淡定的走上前,朝毛利秀就拱手道“主公,一年不见,别来无恙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