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是谁在现场高喊了一声:“魔、魔鬼!血族的魔鬼!烧死他!烧死!”

“异类,怪物,恐怖的怪物,烧死他!”

有一些人在跟随,但是这声音显得格外的孤单,因为很明显,格莱或许是拥有血族血统,可是哪儿有什么不可控制的杀戮性,哪怕从外表区分也是没有太大问题,因为进入光明时代,人类为了不断追求力量,研究血脉,说不好听的什么禁忌血脉都搞过,见不得光罢了,那些人口中“恐怖的怪物”反而提醒了大家,相比chf出现的一些更恶心的变化,格莱简直是……进化!

格莱的脸色并没有变化,没有人比真正的异族更了解联邦对待异族的历史,这样的反应本也是在预料之中。

可,下一刻,变化却出现了。

“烧你妹啊烧!什么魔鬼?你有见过这么帅的魔鬼吗?”

一个高八度的女高音尖锐的响起,紧跟着就是无数的应合声。

“异族都是哪百年的事儿了?”

“靠,这就算异族?那之前那些血脉力量又算怎么回事儿?”

“就是,拜拉迪恩家那位之前还变狼人呢,吓死个人,再看看咱们格莱,除了眼睛红了点,没什么区别嘛!”

“血族王子!天哪,简直是酷毙了!”

“我的莱!就算是魔鬼我永远爱你,和我生一个可爱的混血宝宝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很快就打破了现场的宁静,女人的声音占了少说六七成,也有许多天京的男粉丝在大声辨驳,为血族正名。

现场瞬间显得有些骚乱,看台上的大佬们目光平静,倒是场下的几位主裁略微有些迟疑,周牧皱着眉头看向隆美尔,眼神询问是否要制止比赛。

隆美尔并没用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盯着场上格莱,坦白说,联邦对异族的驱逐只是早期,那时候的联邦太过孱弱,不用高压政策先保证内部的稳定,恐怕早就已经被变异兽踏平了。而现在,联邦日益强大,并不像早期时对内部的掌控力那么匮乏,各大家族也都在屡屡碰触禁忌,血脉力量正在崛起,蒂薇兰那种已经彻底稳定的血脉就不说了,甚至像亚当莱文那种还处于完全不稳定状态的狼人血脉,家族批量实验,联邦也没见谁去制裁的,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说白来,只是格莱没有后台罢了,但现在,在chf如此的战场上,龙梅尔很快做出了评断,无论如何,比赛继续!

龙梅尔给了出判定,现场响起一片天京和格莱支持者的欢呼,如果说格莱是怪物,他们怎么都能接受的,从外表,从性格,鬼浩和其他几个家伙才是怪物吧,难道就因为鬼浩是豪门弟子,格莱是平民,格莱就成了怪物?

要知道这可是有现场和天讯上无数人看着的,这可不是偷偷摸摸就可以抹杀的,而现在的格莱也不在是一个普通的可任人宰割的学生。

没有魂力的宣泄也没有异能的爆发,可,在眼神重新专注回比赛中时,那股令人战栗的力量就已经瞬间就笼罩了全场,那是一种来自更高生命层次的威压,更高层次的进化体!

墨灵的右拳紧握,掌心中已是湿漉漉的一片,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兴奋!

或许是受墨问的影响,也或许,墨灵本就是这样的人,遇到让他难以确定结果的更强者时,对战斗的渴望将会压到一切。

呼……

他重重的吐出口气,右腿往后微微一摆,拉开架势,通灵四兽体混合着魂力的凝聚,身上的鳞片龟甲在瞬间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更加狂猛不羁的力量和气息。

面对血族,防守是没有意义的,光是先前那诡异的血雾就足以腐蚀一切。

该守的时候,墨灵不会逞强,但若是到了该攻的时候,他也绝不会手软发怵。

……呵。

格莱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收,嗡嗡嗡嗡!

血光在瞬间盛放,从他的脚底、地底冲起,如同红色的气流倒卷,而原本随意四散飘舞的银色长发,此时也竟然在瞬间一根根倒竖起来。

透着血色的眼神猛然一凝。

噌~

没有看到格莱的身体做任何动作,整个人却已化为一道血光激射而出,迅若流光!

墨灵的瞳孔猛然收缩。

太快了!只是在对方启动的瞬间,就已经意识到这样的快,快到让自己根本来不及完成任何复杂的战技!

可那又怎么样?未必复杂的就是最好,墨学,最注重的就是基础、是气势、是战斗的**。

“吼!”

墨灵暴吼,两只眼睛也是血气冲天,通灵四兽体的洪荒气息疯狂爆发,整个人同时朝前急冲猛射,半空中两道流光闪袭,只是眨眼间便已碰撞在一起。

轰!

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响,力量碰撞瞬间所形成的可怕冲击波猛然朝四周冲开、荡开,如同气浪一样狠狠的冲到场边防护罩上,将整个防护罩都打得微微一暗!

现场的竞技馆更是一阵剧晃,如同山摇地动,无数玻璃碎裂!

两道人影从空中被同时弹开,分射两旁。

“力量差不多。”鬼心影眼前一亮。

“不,”卡洛琳的眼光显然更老道:“墨灵多退了两步!”

噔噔噔噔噔……

墨灵落地后狂退,脚下接连踉跄,那反震的力量实在太强,强到难以想象,让他脚下根本刹不住车,对面的格莱已经抢先止住退势,红光闪现,瞬间再次爆进突袭。

血族的特异能力之一就是控制血液,血液处于越沸腾的状态,就是血族战斗力越强盛之时,其实很多人类的力量爆发都跟气血有关,意志的爆发最终也是要落实到气血的提升,而血族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可以直接控制,联邦以前的恐怖策略,本质在于恐惧。

血族血脉,在血脉力量中也属于顶级的。

此时的格莱显然已经进入状态,速度明显比刚才更快了,冲击时的气压也更强,还隔着老远的距离,那几乎已经压得墨灵喘不过气来。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种时候,多退半步就是死!墨灵眼中的战意滔天,左腿强行后撑,巨大的惯性冲得他支持身体的腿部关节微微一错,发出咔的一声脆响,仿佛瞬间错位,可身体已经定住。

紊乱的内息在瞬间强行拨乱反正,魂力二次蓄积,双掌借着定身时的反震,在空中拉出一条独特的弧线。

墨学排云掌!

用上了绝学战技,可这次,却被打得更惨,空中幻化的云层般厚重的掌印,在那红光的突袭下就如同是毫无实质的云雾般被轻易穿透。

轰!!

咔咔咔咔!

一声轰击的巨响,随之响起的是骨骼错位断裂的声音,墨灵的两只胳膊竟被直接轰断,肘骨刺破皮肤,从手肘关节处错位戳了出来,露出森森骨色,几滴冷汗从墨灵的额头甩落,身体往后直接倒栽,脑袋狠狠的冲到坚硬的地面上,可在脑袋着地的瞬间,一层龟甲鳞片瞬间覆盖,形成头盔和护颈。

砰!

地面直接被这坚硬的‘脑袋’砸出个大坑,墨灵竟然全部在乎,身子借势后翻,双腿在地上狠狠一蹬。

没有手还有******错的双腿在空中剪出一道虚影,如同巨大的镰刀往回横砍。

墨学神风十八腿!

空中气流涌动,鞭腿的威力无边,当头劈下,坦白说,只有这样的对手才逼迫出这样的格莱,格莱心中都忍不住有些佩服,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与自己真正一战。

以最强的力量,致敬!

在血管中躁动着的血液此时已如同开水般沸腾起来,浑身的血色雾气在这瞬间浓郁到了极限,瞬间速度爆增、力量提升,带着浓浓血雾的拳头只在瞬间已经递到墨灵的脸前,而那高举的鞭腿却还扬在空中。

结束了。

咚!

突然,一个猛烈的心跳声。

格莱只感觉整颗心脏狠狠一震,好像什么东西一下子捏住了自己的心脏,已经沸腾的血液在刹那间凝固,全身如遭电击,冲击的动作猛然一顿。

轰!

沉重的鞭腿先到,狠狠砸在格莱毫无防备的脑袋上,噗……

血液狂喷,格莱瞬间七窍流血,而在血族血脉的恐怖力量在这一刻迸发,血液刺激了格莱的力量,本来僵硬似乎凝固的血液一下子缓了一下,一拳轰出。

两道人影在空中交错,分开,轰轰!

地面被砸出两个大坑,轰隆隆的地震声不停的朝四面八方传递开,整个竞技场场馆一阵剧晃,两人的落地处都是硝烟弥漫、尘埃漫天。

这……

普通观众或许看不出格莱攻击在那一瞬间的停顿静止,可就算是看出来,又能怎样?

现场无数人都站起身来,紧张的看着两人……这是,同归于尽?

两人之前就已经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了,尽管一直在快速恢复,并且展现出绝强的战力,可是都知道,这种所谓的‘恢复’只是战时的特殊应对,强行把伤势压下去而已。

最后那一下两人显然都拼命了,本就受伤的身体再承受这样恐怖的重击……

哗啦啦……

并没有让人们久等猜测,只是一两秒的宁静,一阵砂石滑落的声音就已经很快传来,摇摇晃晃的身影从那深坑中爬起。

是格莱!

尽管满脸的鲜血,可摇摇晃晃的,已经站了起来,无比苍白的脸色,让人感觉此时的格莱连一阵风都可以刮倒。

可再看对面,墨灵已经陷入彻底的昏迷状态,站不起来了!

第四场,天京,格莱胜!

现场在瞬间短暂的平静之后,终于轰然爆发开了,坦白说,天京的粉丝已经提心吊胆了足足一整场比赛,墨家可谓是机关算尽,墨灵也堪称这届chf中,除了墨问和王重那两个变态外最强的攻守一体,无论是他自身的实力还是展现出来的针对性战术,都让天京的粉丝早已感觉到绝望。

但,最后竟然赢了!竟然他妈的不可思议的赢了!

这就是天京,一支不停在创造着奇迹的战队,一支永远没让人失望过的战队!

无数的粉丝热泪盈眶,女粉丝的尖叫声更是瞬间覆盖全场!

“啊啊啊啊!血族王子!我的莱!”

“我不要生猴子,我要混血宝宝!”

“从此黑转粉!我爱血族!我爱异族!异族万岁!”

“全他妈都疯了!”

现场瞬间爆炸,天讯上的各种惊奇言论,很显然没人在意这样的格莱到底是什么血脉,只要他是个正常的人,有的时候,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总是喜欢掌握别人的命运,以自己的观点来衡量别人的生死。

但大多数普通人的眼睛反而是雪亮,这样的格莱,是绝绝对对的人,比很多人,都更像人!

当裁判宣布胜利的时候,勉强保持着站立的格莱,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双眼一翻,直接就迎面栽倒到地上,至于是审判,还是其他什么的,他都无所谓了。

赢了!

现场在瞬间短暂的平静之后,终于轰然爆发开了,天京的支持者已经提心吊胆了足足一整场比赛,墨家可谓是机关算尽,墨灵也堪称这届chf中,除了墨问和王重那两个变态外最强的攻守一体,无论是他自身的实力还是展现出来的针对性战术,都让天京的粉丝早已感觉到绝望。

万幸这是格莱,万幸这是神秘的血族王子!

为什么是王子?长这么帅的一定是王子!

为了赢得这场胜利,格莱不惜生命用出了血族血脉,他难道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他知道,但是为了天京,为了那些支持者,他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无数的支持者热泪盈眶,女性支持者的尖叫声更是瞬间覆盖全场,如果有人敢说格莱是血族怪物,绝对会被当场撕碎,血族的负面情绪和暴虐在格莱身上根本没有!

而台下有一个人,本应该很高兴的米拉米却脸色苍白,整个人有点失魂落魄,只是这个时候狂热的众人并没有注意这一点,还以为她只是高兴坏了。

只是,、这样的疯狂和喧嚣仅仅只是爆发了几秒,就迅速的降温冷却下来。

两件事。

明明是毫无争议的胜利,明明已经终结了比赛,可裁判并没有直接宣布格莱胜出。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