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给佐云大人治疗!”

“医疗班呢?快点过来我这里!”

“坚持住,你还可以抢救一下的!”

在以一人之威“殴打”了志村佐云整个忍者联队以后,半藏终于带着他的雨忍大军撤退了。

显然对于木叶,半藏还是有所保留的。

一片哀鸿遍野中,到处都是中毒惨叫和满脸颓然的木叶忍者。

志村佐云拒绝了医疗忍者的继续治疗,他在确定了纲手、旗木茂朔等人没事以后,一个人坐在一颗被飓风刮倒的树干上,一脸惆怅。

半藏太强了,仅仅是一手剧毒已经让他们束手无策。

而通过之前的交手,志村佐云已然知道哪怕是不靠剧毒,半藏的实力依旧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大范围的剧毒,最顶尖的刀术,强悍的忍术、秘术,甚至还有强大的通灵兽

志村佐云猛然一惊!

“如果这么分析的话,半藏的实力的确很强大,恐怕恐怕真的只有猿飞大人可以击败!”

志村佐云满头冷汗,他承认半藏很强,但原本他作为木叶强者并不太看得起这种小忍村的强者的。

曾今木叶之所以有傲视忍界的资本,靠的是实力碾压整个忍界的那辆尊大神。

而现在,他们都不在了。

哪怕是同样作为一时只选的千手扉间也是早早病逝。

至于曾今和木叶双神隐隐齐名,神秘无比的那位日向天忍

“呵呵,真是给自己脸上贴金!”

志村佐云有些悲哀地摇了摇头。

第一次忍界大战死去了太多太多强者,目前放眼整个忍界,能有希望登顶整个忍界的最强者只剩下了三人——

云忍三代雷目影,岩忍的二代目土影和他们木叶的三代火影了。

至于那个据说被砂忍称作“最强风影”的三代风影

志村佐云又是摇了摇头。

砂忍一项孱弱,所谓的三代风影估计也是他们自吹自擂,至少年纪上也是太轻了。

那么一来,现在的半藏绝对是是整个忍界的最强者,至少也是最强者之一了!

问题是与他相比,火影、土影和雷影虽然实力上不输半藏,但是作为一个大忍村的领袖怎么会轻易上阵杀敌呢

特别是经历过第一次忍界大战,各个村子的影“集体陨落事件”后,大家都不再感托大了

影级强者也不是无敌的,不小心同样会阵亡。

那么在三影不出的情况下,志村佐云猛然发现,牌面上居然没有人能制约雨之国这个“微不足道”的半藏了!

“可恶啊!我们唐唐三大忍村的战争,居然被不起眼的雨忍搅和了!”

志村佐云十分不甘道,语气中颇有一种青黄不接,辉煌不在的悲凉之意。

“哎,算了,半藏再怎么强也只是一个人,只要想办法破解他的毒,总有办法可以击败他的。

而且这家伙似乎不愿意和木叶彻底撕破脸皮,成为众矢之的,那么我们未必不能和雨之国联手,对付云忍和岩忍”

“我想那么多干嘛,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半藏大人、火影和长老会的家伙头疼吧,这场战争绝对不会轻易结束的!”

志村佐云咳嗽起来,吸入毒雾的肺部依旧隐隐作痛。

“嗯对了!之前那个风遁忍者呢”

志村佐云猛然一惊,才发觉自己忽略了什么!

“志乃,之前那个用风遁暂时『逼』退山椒鱼半藏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么眼生”

志村佐云拉住他的副官问道。

“什什么人啊?我怎么不知道”志村志乃一脸懵『逼』。

志村佐云心里“咯噔”一声,“是谁带你们赶过来的”

原本志村佐带着众人云信心满满,加上顾忌半藏再次大规模放毒,并没有特意安排增援。

“咦好像是有一个说是您让我们增援的,但是我也没仔细注意!”

“那么他施展的这个风遁忍术你们也没注意到吗!”

志村佐云突然就火了,一个风遁不在他之下的,疑似木叶忍者的家伙居然没人注意,绝对有蹊跷!

“奇怪了,我之前似乎把他忽略了。”

“我也是,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我只是跟着大部队赶来的”

一众手下纷纷道。

“可恶,难道们集体中了幻术不成!”

志村佐云冷哼一声,不再过问。

他认为这不是当务之急,加上自己这次的失利,也没有心情去找这个救了纲手他们一命的“风遁忍者“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身材高挑的忍者默默站在角落里注视着这一切,他身旁的两个忍者明明近在咫尺,却似乎跟没没有察觉到他。

“提前与半藏交手,能发挥出这样的实力也算超出我的预期了吧。”

这个忍者有些欣慰地笑了笑,身体便渐渐消散,最后化作一条白蛇游走了

“呼——呼——呼”

纲手疲惫不堪地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不是因为之前的战斗,而是因为此时她的体内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查克拉——包括之前解开阴封印增幅的那一部分。

其他的几个医疗忍者同样如此,论医术和治疗量,他们还远远不如纲手呢。

通过与半藏的这次交手,木叶原本就存在却一直没有认真对待的一个问题终于是彻底暴『露』出来了,那就是医疗忍者严重不足!

纲手的水平在整个忍界的同龄人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可惜面对眼前上百的中毒忍者,她的力量依旧杯水车薪。

半藏的这种毒,哪怕是真的研究出了对应的解毒『药』,用解毒『药』救治忍者同样是需要查克拉的,而纲手现在根本没有时间研究这些了。

“不行,我必须向猿飞老师提议,在忍者部队中分配一定比例的医疗忍者,及时救治受伤的同伴!”

眼下他们已经后退了三十公里,基本退出了雨之国。

纲手看着眼前哀嚎的伤员脸『色』无比苍白,这些人原本中的毒并不致命,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

事实上木叶已经算好的了,同样败退的岩忍和云忍伤亡比木叶还要惨,但是无论是部队中医疗忍者的数量和水平都比不上木叶,无数伤员已经死在了后撤的路上!

眼前的一幕彻底坚定了纲手的决心,除了自己的战斗能力,当一个医疗忍者同样能体现她的价值所在,至少她有这个天赋!

“纲手,这次多亏你了,否则我们必然无法活下来。”

旗木茂朔走到纲手面前郑重道,平时喜欢独来独往,沉默寡言的他此时显得十分真诚。

“客气了,这是我因该做的,而且最后多亏了那个木叶忍者出手相助。”

纲手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她实在太累了。

“哈哈哈,茂朔前辈,原来你也会向人道谢啊。”

自来也从后面拍了拍旗木茂朔的肩膀,“其实我本来还有绝招的,没想到哎,哈哈哈”

经历过生死,三个人间显得其乐融融。

而另一个角落里,加藤断看着这一幕,眼中渐渐充满了怨毒。

“这一次的事情,志村佐云肯定会怨恨我的,继续呆在这里,以后恐怕难有作为!”

“可恶,可恶的半藏!就连团藏老师你,都对我失去了信心吗”。

加藤断低下了头。

“看来我需要做出抉择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