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佳是在东南亚过的春节,去星坡之前,他专门打电话咨询了将军,听说罗佳想陪父母和亲戚一起过年之后,将军笑着说道:“放心去吧,星马而已,又不是龙潭虎穴,如果连你在自己星马的安全都不能保证,我们还算哪门子军人。”

在得到将军霸气十足的保证之后,罗佳让父母先行一步,自己处理完所有事情,赶在年三十下午,也乘坐专机飞了过去。

星辰科技旗下目前有四架商务机,两架湾流和两架庞巴迪,主要给各部门经理出差,或者参加国际会议使用的,在这个连不入流明星都买湾流的年代,星辰科技有几架商务机,实在不算什么。

“没想到星坡居然是这鬼样子。”

“不是传说很繁华吗,人均GDP仅次于卢森堡,有六万多美元呢。”

“街上冷冷清清,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还没有我们彭城热闹。”

一家人吃年夜饭的时候,亲戚们嘟囔,星坡的衰落速度之快,令每个人都大跌眼镜,曾几何时,这里是国内富豪最热衷的移民地之一,因繁华富庶名扬海内外。

罗佳把一块碳烤羊排塞进口中,又喝了一口白葡萄酒,满意的拍了拍肚子说道:“星坡有今天的下场,纯属活该。”

“这块弹丸之地之所以发达,只是因为骑在华夏脖子上吸血,过去石油贸易鼎盛的年代,全球百分之六十,华夏百分之八十的货轮,都要过马六甲海峡,年吞吐量超过一千万标准集装箱,交割金额超过两万亿美元,大宗转港交易,让星坡赚的盆满钵满。”

“然而与此同时,吸了华夏大量鲜血的星坡,却是地球上最**的国家,上个世纪,华夏一直想建设巴基国瓜达尔港,星坡听说后,担心瓜达尔港建成,会抢了自家的生意,于是重金贿赂,拿下了瓜达尔港的经营权。”

“然而拿到瓜达尔港经营权之后,星坡就把港口扔在那,不管不顾,反正只要能阻止华夏,花点钱什么的,财大气粗的星坡并不在乎。”

“直到2013年2月,长期荒废的瓜达尔港都他妈能养鸡了,巴基国当局实在忍无可忍,这才强行收回瓜达尔港,交给华夏开发。”

“这就是星坡干的好事,就因为这群王八蛋,华夏进军印度洋的战略,硬生生被拖后了十几年!像这样的例子,简直多的数不过来。”

“吃里扒外的王八蛋!”罗宁同志气的破口大骂,“反正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干脆我们明天就去马国吧,不要在这里呆了。”

罗佳对这个提议举双手赞成,同样是华裔,马国和星坡真的不一样,如果你有关注一个叫春小喜的B站UP主,就会发现,有相当一部分马国人,对华夏抱有相当深厚感情,在这个全球围剿华夏的激荡年代,能有这么一群怀着良知的海外华裔,真的很不容易。

“爸,你也别生气。”罗佳笑着说,我还有第二个故事没讲呢,星坡的确没少对我们下绊子,然而我兔也不是吃素的,今天这鬼地方一片破败,就是我兔的杰作。”

“首先是华夏用上了卡门涡街发电,不再需要大量油轮来运输原油,导致星坡财政收入锐减,紧接着我兔又下狠手,联合马国在星坡北边,投资七十二亿美元,打造皇京港。”

“我兔是真急眼了,皇京港地理环境比星坡差太远了,然而我兔大手一挥,填海!没有合适建港的土地,老子填海造港!”

“皇京港一共四一个岛型码头,其中三个,是我兔不计代价填海造出来的!”

“有了皇京港,谁他妈还走星坡,所以你们也看到了,星城渐渐变成了鬼城,正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无论敌人来自外部还是内部,早晚都要清算,我兔虽然表面爱吃萝卜,但也是藏了爪牙的。”

“干的漂亮!”罗宁同志感觉胸中一口恶气出尽,举杯痛饮。

小舅听着窗外稀疏的鞭炮声,开玩笑说道:“刚来的时候,我还蛮同情星坡呢,毕竟好端端的大城,怎么说败落就败落了。”

“现在听完罗佳的解释,我算明白了,这地方纯属活该,看着外面一片萧条,我忽然觉得心里蛮高兴。”

罗佳母亲到底还是心善,同情当地普通民众,然而罗佳听了母亲的话,再次开口说道:“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年星坡坑华夏,民众假装看不见,甚至还有相当一批人暗地里叫好。”

“如今星坡衰落了,普通人的利益受到了侵害,他们就装可怜博同情?”

“早干什么去了!”

罗佳大舅是家乡远近闻名的老实人,他思索片刻,皱眉道:“也不至于赶尽杀绝吧,最近我看新闻,咱们和霓虹,韩国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你们公司不还招了好多日韩员工呢。”

罗佳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这场半导体战争真正伤到了北美的筋骨,会很疼,比以往所有的攻击加起来还疼,毕竟半导体这个东西是科技行业的王冠,实在太重要了。”

“根据我们和各大智库的预判,战争将会升级,从华夏和北美之争,转变成我们对抗整个西方,由于西方不仅强大,更有无数仆从,所以从本质来说,这几乎相当于我们要单挑全世界。”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确有拉拢霓虹的想法,毕竟霓虹和我国的产业互补性实在太高了,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记得,圆珠笔尖的事情?”

“华夏所有圆珠笔的笔尖,一度都是从霓虹进口的,这倒不是说我们造不出来,事实上,在领导点名之后,没用多久,太钢就把替代品造出来了,之前之所以不造,只是因为经济上不划算而已。”

“我们可以算一笔账,太钢为了攻克圆珠笔尖的课题,花了七千万元经费,而且还从瑞士采购了一千台Micron牌,24工位专用加工机床。”

“投资了这么多钱之后,笔尖钢的价格从每吨12.5万元,下降到了9万元,每吨节省三万五,按照这个速度,收回研发资金和机床投资,要不少年呢。”

“现在这阶段,咱们实在是精力有限,人手有限,应该把更多精力,投入重要的产业升级,例如我们搞半导体,缺人都缺到姥姥家去了,起码还需要四十万半导体工程师,才能把这个项目撑起来,在撑起来的基础上想运营的好,人手还要翻倍。”

“反正啊,我们是没精力去倒腾圆珠笔尖之类的玩意,而霓虹别的不多,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小企业多,造鱼竿连接器的,造球鞋防水胶的,造拉链的。”

“这就很麻烦了,我们正忙着搞大产业升级,没精力造拉链,而你要说拉链不重要吧,也不对,人总要穿裤子,不能光着屁股到处乱跑不是?”

哈哈哈哈~

罗佳的话把父母和亲人们全都逗乐了,他真正所指的当然不是拉链,家人都是普通人,罗佳怕他们听不懂科技业的名词,所以用拉链来做比喻。

霓虹在科技产业那些小部件产品中,一直占据重要地位,很多半导体行业必不可少的小东西,只有霓虹人造,或者就属他们造的好。

这绝不是罗佳日吹,而是实事求是,君不见一向狂妄的韩国,被霓虹禁运了氟化氢,半导体产业瞬间趴窝,足见在科技领域中,霓虹的重要性,而另外一个擅长制造的德国,他们的主要积累在机械方面。

父母和亲戚们纷纷惊喜的表示,和罗佳一起吃顿年夜饭,竟然涨姿势了,没事应该全家人多在一起聚聚。

罗佳听了笑而不语,心想自己哪有那么多时间。

不是不孝顺,而是凡事都有个轻重缓急,历史的洪流正不可阻挡的滚滚而来,罗佳要先照顾大家,然后才是自己的小家。

……

第二天一早,全家人便乘专机离开了星坡。

由于距离近,专机没用多久便开始下降,最终降落在了马国的槟城机场。

和落寞的星坡不同,槟城沉浸在一片节日气氛中,家家户户贴了春联,街道上有舞狮舞龙的队伍,据说昨晚还举办了盛大的烟火晚会,用的烟花自然是从星辰化学进口的。

总之这是一座生机勃勃的城市,矗立在海边蒙着红色绸缎的庞然大物,是星辰科技的卡门涡街发电阵列,槟城将有幸成为华夏之外,第一个发电阵列落地的城市。

为此,两国当局非常重视,罗佳和家人之所以今年来马国,也和这件大事有关,据说在阵列正式启用的正月十五元宵节,槟城还会有比今天更加盛大的庆典,只可惜罗佳工作太忙,无法亲临现场。

随着华夏新能源布局终结,电价真被压低到了史无前例的一毛钱一度,星辰电气的产能也开始过剩了,所以罗佳和国家队商量,准备把发电阵列卖出去。

除了可以赚钱,卡门涡街发电阵列更是钳制他国的重要手段,到时候一个不高兴,给你来个全国断电,那热闹可就大了。

已经好几年没有陪在父母身边了,罗佳终于陪父母度过春节,尽了做儿子的孝道,而后在大年初二清晨,罗佳便又搭乘专机返回了沪都

半导体这枚核弹炸的可不轻,华夏然过年的时候,西方早已经鸡飞狗跳了。

以罗佳对西方世界的理解,他们会反扑,一定会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