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按时按点继续在游乐场当保安,常勇作为游客身份尾随其后。

其实,常勇下一步应对计划已经有了,就是再次找机会登门造访,让小王趁机引走王桢竹,自己与兰晴单独相见,到时肯定能揭穿她身份,也能交手一番。所以,今天去游乐场目的只有一个,找机会再去王桢竹家里一次。

游乐场鬼屋生意渐有气色,王桢竹心情很好,满脸笑容。常勇献起殷勤来决不含糊,一边聊天一边帮忙干些杂物事儿,拦也拦不住。而小王在游乐场游来游去,一边打着哈气一边看着美女。

王桢竹生怕常勇手臂伤未愈,尽量避免他多做点活,但他像打了鸡血一样全身有力,走来走去。

所谓无事献殷勤,王桢竹满是疑问,问道:“老弟,你这么卖力帮我干活,还不收工钱,让我很是迷茫呀。”

“迷茫?”常勇用双臂纱布擦汗不解。

“嗯,你我认识不久,却像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你有何目的啊?”王桢竹一副开玩笑样子,其实乃内心真实想法。

常勇看出来了,肯定不能坦白从宽呀,王桢竹与妻子那么相亲相爱,说出真相,肯定会深深伤害他的,于是常勇也笑道:“目的很明确,结交一个鬼屋老板,以后可以半价来玩,我图的是门票,而不是你的面子哦。”

“别闹了,这个肯定是开玩笑的话,总之朋友归朋友,你可不要越界了,尤其是有关我妻子的事儿。否则,我可要翻脸了,连朋友也没得做。”王桢竹严肃说道,直白,掏心。

“王哥,你说这话,我都没法接了,嫂子为我包扎伤口,证明她很有爱心,但我想知道你跟嫂子怎么认识的?你也别多想,我只是关心你罢了,相识一场,我没有恶意。还有,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身体哪里不对?或者跟以前没认识嫂子时候有啥不同?”常勇诚意问道。

“嗯,我好好的,有啥问题吗?”王桢竹反问。

“嗯,你就讲讲和嫂子的缘分吧,我爱听浪漫的爱情故事。实不相瞒,我失恋了,心情非常不好,但我相信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感情。”常勇劝说道。

王桢竹看到常勇失落样子,心里一软,“好吧,我告诉你,我和兰晴也算奇缘吧。”

“奇缘?”

“嗯,在遇见兰晴之前,我是结过婚的,父母包办那种,没有谈恋爱直接就结婚了。我不喜欢她,她也爱对我生闷气,总之没有幸福只有责任那种状态。后来,她遇到了一场车祸去世了。当她去世之时,我才感到莫名的感伤,就像心里一块肉掉了似的,应该是相处久了就成了亲人。在我比较迷茫之时,兰晴出现了,算算就在5年前,一个漆黑的夜里。我走在大街上,忽然下起了大雨,暴雨那种,我就拼命往家里跑。一瞬间,我的衣服湿透了,突然间从天而降了一把雨伞,可能是风从哪里划来的吧。我赶紧过去拿伞,当我握住伞把手之时,却发现多了一只白嫩的小手。开始我吓了一跳,可当我看到兰晴面带微笑之时,我突然不知所措了。她的笑,至今让我记忆犹新,或许是我看过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

“呵呵,是一笑倾城那种吗?”常勇问道。

“嗯,这个词用的好。我把伞想给她用,她却想给我用,但雨依旧那么大。最后,我一问她,她居然住在我附近,于是我俩一起打着伞走在街道上了。夜已深,街道上一个人也没有,但我觉得心里很快乐,我前妻去世后我第一次感到内心快乐。一路上,我没有跟她说话,她也沉默寡言,直到我家楼下,她离开之时说了一句‘明天见’,然后就慢慢走了。我只是点点头,有些害羞,目送她离去。我没有问她住在哪,名字叫什么,只是觉得她很漂亮,也很有修养。没想到,第二天晚上我又见到了她,她又跟我一起回了家,她依旧没有多说话。第三天,我刻意晚上回家,还是遇见了她……最后,我和兰晴就成了朋友,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儿,应该是第13天,马上2个星期了,那天晚上她居然让我和她结婚,我当然很愿意,就把她带回了家。第二天,我们就结婚了,因为是二婚我只叫了很少的人,而她就一个人。我父母远在台湾随我弟生活在一起,而她说她来自东北大兴安岭,已经没有双亲,所以我们就举办了一个简单的婚礼。结婚后,我才知道她是一个设计师,但她坚持不工作了,像日本女人那样只在家里服侍丈夫。我还有积蓄,她的首饰很值钱,就一个翡翠镯子卖了20万,所以我们不为钱而发愁,婚后生活也很幸福。最后,游乐场兴建,她提议在游乐场建一个鬼屋,于是我就去找开发商,最后与开发商达成了协议,各占一些股份以作为年底分红。现在鬼屋里所有设计出息她的手,所有人进了鬼屋都拍手叫绝,她不愧是一个设计师。”

“哦,我明白了,谁和谁在一起,一切看缘分了。”常勇感叹道。

“嗯,是呀,失恋了证明你俩无缘。没关系,有缘人自会相见。”王桢竹安慰道。

“那么,你一点都不了解嫂子的身世?”常勇问道。

“身世不重要,重要的是合不合适,能不能在一起,不觉得闷。”王桢竹说道。

“哥,你真是一个开明的人。还有,冒昧问一下,你跟嫂子在一起,有没有觉得她和其他女人有什么不同?比如你的前期。”

“你这个话题确实很冒昧啊,让我怎么回答呢?”

“请你务必回答,我得从你这学学经验知识,以后还要驾驭有缘人呢,呵呵。”

“你这小子,眼光还放的长远。兰晴属于冷女人,前期属于热女人,就这样,自己慢慢体会。”

“冷女人?热女人?”

“嗯。”

“更冒昧问一下,你俩有孩子吗?”

“没有。”王桢竹有些不好意思了,目光看着窗外。

“那她怎么不给我哥下个蛋呢?你俩谁有问题呀?”常勇抱着挨打的勇气问道。

“呵呵,过来人了,我的问题。还有,她也不想要孩子。年龄大了,没有孩子也无所谓了。”

“哦,好吧。”

经过小王一番乱语,常勇一通乱扯,王桢竹终于答应带两个二货回家,但回到家里却找不到兰晴了。在沙发茶几上发现一封信,兰晴说她老家有急事,必须回去半个月左右。

东北?大兴安岭?

显然是扯淡的!兰晴预料常勇要来,故意躲避而已。这个,常勇心知肚明,但麻烦开始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