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翎。”

“嗯?”

冷不丁听见男人如此严肃完整地喊他名字,少年不由下意识一紧

秦翎微微挑眉,等着男人的下一句。

“我觉得你三观有问题。”

男人不急不慢一字一顿道。

低沉严肃地语调让少年有些想笑。

嘴角忍不住地勾起一抹浅笑来。

“我三观不正?”

“那你来治治我啊。”

少年漫不经心地语调懒懒散散地又扬长又勾人。

“那你等着。”

男人不动声色地答到,眼尾微眯了眯散发着危险的味道来。

闷不吭声地挂掉,男人面无表情地扫了眼座椅旁的大衣。

一把扯下来,恶狠狠地扔在地上。

有种想踩两脚的冲动。

想想算了,等会还要穿呢。

男人面无表情地捡起来,但内心的那股烦躁感任然在不断地持续叠加着。

小孩这不着调多情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的掉?

就算他有一天真的把小孩扳弯了。

但万一那天他又跟着哪个男人跑了呢?

男人面无表情地天马行空,周围的冷气也越来越重。

“Boss。”

仇宁推开门,冷不防被这股气势吓了一跳,急忙哆嗦了一番。

“Boss,前段时间秦家与杨岳抢夺资源,并且杨岳还亲自上门去拜访了秦爷。”

“另外您说的那个Q,资料不详,像是突如其来冒出来的一个人。”

“嗯。”

男人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

仇宁悄悄地瞥了自家Boss一眼,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Boss,杨岳那边,要不要帮帮秦爷?”

君轩澈面无表情地抬起脸来,冷峻的五官上满是凉薄。

“仇宁,你过界了。”

“对不起,将军。”仇宁一紧张,不由低下头来。

“小孩是对我不一样,但这不是你试探他在我心中位置的理由。”

“不要自作聪明。”

男人的眸色黯淡的像是洒了一层灰。

面无表情且神色慵懒,那眼底深处却是绝对的肃杀和冷酷。

“是,将军。”

仇宁利索地行了个礼,恭敬地将门禁闭。

男人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家里的那个老家伙怕是得到什么消息了。

“长老,今晚的这次江北赛请一定全力以赴。”

杨岳低着头,没了以往的傲气,满是严肃。

昨日被少年轻而易举地碾压,心中的羞辱感也越发地令人怨恨起来。

这次的赛区若是获胜,他的地位自然也会更上一层楼。

“放心。”

黑衣人沙哑地出声,很快地隐藏起身影来。

八爷早就早候场处坐着,看到杨岳时,不由摆了摆手。

杨岳点了点头,环视了一遍四周,并未看到秦爷。

心不在焉地坐下,不由自主地摩挲着手心。

秦家跟他抢夺资源,只是为了他手里的解药?

难道对这次江北的位置丝毫不感兴趣?

可这秦爷要他的解药做甚?

杨岳心沉了沉,看了一旁笑得没心没肺的八爷。

“听说八爷,最近有了个好女婿?”

八爷拍了拍肚子,乐呵呵地像个弥勒佛。

“不错不错。这说起来还是我女儿的眼光好。”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