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暗部总部密室。

房间内灯光较暗,不过还是可以清楚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影。

银『色』凌『乱』的碎发,显然正是柊人。

不过胸口的伤已经经过了专业包扎,手臂上正打着点滴,输『液』管中,是一股清澈的绿『色』『液』体,不过颜『色』很淡。

而在床边,则是站着两人,分别是宇智波鼬以及穿着绿『色』大衣的纲手。

“你说这小子在你面前忽然受伤了”

纲手奇怪道。

旁边的鼬轻微点了点头。

鼬在忽然看到柊人在自己面前以无法理解的形式受伤昏『迷』后,就陷入了困『惑』。

不过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鼬就确认了自己是猜测不出来的,所以便直接联系了纲手。

本来而言,鼬现在的身份十分特殊,是绝不能不经过护卫身份的柊人就出这个房间的。

因为虽然这里是暗部的总部,但并不能保证绝对就没有根潜伏的成员。

而一旦被团藏得知鼬在这里的消息,恐怕定会发生事端。

毕竟鼬可是知道当年的许多事情,尤其是关于自己的家族。

但是,虽然如此,奈何鼬可不是等闲之辈。

从这里潜行出去,并避开所有耳目到火影办公室通知纲手,对于鼬而言,只能用小菜一碟来形容。

这便才有了现在的一幕。

“营养『液』已经改进成这种颜『色』了吗”

鼬盯着输『液』管问道。

“不错,这是将最近新的速效『药』稀释在了营养『液』中。”

“那就是没有经过完整实验测验的”

鼬微微一怔。

“当然。”

“”

鼬闻言立刻沉默,直至片刻后才再次开口。

“村子现在改为直接拿伤员做实验了”

“嗯”

纲手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愣。

直到想到鼬当时被陷入疯狂的阿士下『药』的场景后,这才缓缓明白。

“不,别误会。”

纲手立刻摇头,“只是非常时期非常对待而已。”

“这样那他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这我也不太清楚。”

纲手沉思道:“虽然伤似乎已经好了一些,但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再说这是稀释后的,『药』效当然更加不能确定。”

“那么就只能等他自己醒来,再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吗”

“不错,目前只能这样”

纲手点了点头,不过这句话并未说完。

就直接神『色』一怔。

因为就在此时,躺在病床上的柊人,身体忽然变得虚幻起来,而且这还不算,一层阴影不知何时蒙在了身体上,并开始若隐若现。

“就是这个。”

此时的情况,鼬当然也已经看到了。

并且瞬间鼬就发现,这和当时发生奇怪现象之前,柊人身体出现的状况一模一样。

“什么”

纲手此时有些吃惊,同时对于鼬的话没有领会。

“现在的情况和他刚才忽然莫名其妙受伤完全相同。”

“是吗”

当鼬说到这里,纲手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

两人向外后稍稍退了几步,不过双眼均死死盯着躺在病床上的柊人。

但柊人身上的异常,可是不会丝毫理会两人的反应,并且到了这个时候,阴影已经越来越浓了。

甚至到了最后,柊人的身影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因为一股几乎如同实质一般的黑影,已经将柊人完全遮盖,或者可以这样说。

是柊人,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变化成了一团黑影。

黑『色』似漆,『液』体一般,然后缓缓凝聚在一起,直至成为一个黑点,便消失在了这里。

床上没有丝毫痕迹遗留下来,简直就像是不曾出现过一般。

这种奇葩之极,无法理解的情况,让鼬和纲手两人呆在了原地。

两人的表情都充满了震惊与困『惑』不解。

“这和刚才的情景一模一样吗”

“不,并不一样。”

鼬沉声回答。

“之前的话,这个家伙可是没有像这样消失的。”

“哗,哗哗”

水流顺着斩断的管道口源源不断的涌出来,仿佛这雨隐村的雨水,是无穷无尽,根本排不完似的。

而在每一个断裂的管道口,都站在一个青年女子的身影。

至于这里复杂管道排列的中央位置最高处,站着一个橘『色』短发的青年。

青年的鼻梁和双耳上,扦『插』着密集的黑棒,模样怪异渗人。

“为何还没有出来”

小南疑『惑』道。

而在这个时候,天道紧闭的双眼,突然微微睁开了。

“无妨,我已经感受到他们的位置了。”

“小南,你继续守着管道口,我直接过去”

“唰”

说完的一瞬,天道的身影便瞬间就从原位置消失了。

“咚,咚”

一滴一滴的清水,从上方缓缓滴落下来,砸在下方的水面上。

不过四周并不是金属管道,而是一大片的红『色』肉壁。

“呼呼”

自来也蹲着身子,双手按在脚下,喘着粗气。

“不行了,我坚持不了了”

话还没说完,原本四周的肉壁就忽然消失,继而才将这里真正的环境显『露』出来。

漆黑的管道,蓄积着一些雨水,缓缓向前流动着。

“这下糟糕了”

深作仙人躺在自来也的背上,虚弱说着,“小自来也才刚刚勉强醒过来,就直接召唤岩宿蛤蟆的胃壁,查克拉根本难以维持啊”

“对对方,具有非常敏锐的感官,以及六道之眼。”

自来也脸上尽是虚汗,十分费力说着,“我们在这里待了不少时间,现在从岩宿蛤蟆的胃壁出来,估计已经被侦查到了。”

“这下麻烦了,没想到对手的实力竟然会这么恐怖啊”

深作仙人无力道,“小自来也,都怪你没有教好这个预言之子,这下你可要被他亲手给杀了”

老蛤蟆说到这里,自来也的脸『色』暗了暗,明显感到了自责。

“对了,你小子还有什么鬼主意吗”

自来也忽然抬起头,看着身旁的少年。

“切,好『色』仙人,早告诉你了,这种『药』剂虽然『药』效强,但持续的时间短暂,让你不要强行使用查克拉非得用,若是到了『药』劲完全过了,怕是你可能直接就要在这里死翘翘了。”

少年无语摊摊手,“你说这不是在白白耽误功夫。”

“哼,你这小子废话可真多”

自来也听到柊人的责怪语气,立刻开始絮絮叨叨回击。

不过忽然微微一愣,然后猛然抬头看向柊人,满脸的惊讶。

“你你小子怎么突然间好像恢复了些精神”

“连脸『色』也好多了”

自来也说的不错,此时的柊人,不再是之前苍白面『色』,满脸虚汗的样子了,就如同在忽然之间变换了一样,并且脸『色』红润了一些,此时更是直接挺起胸膛站了起来。

柊人嘴角微微抬起,『露』出一股自信之『色』,同时,内心则是轻轻一喝。

“系统,花费100能量,开启慎天外忍法的第三列。”

叮,检测到宿主指令,正在执行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