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场经的痛》 第284章 兄弟,干一杯!(兄弟姐妹们,用月票,推荐票砸过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时的他真害怕自己的老师又会做出前面那样的傻事。

不过还好,电话只是滴滴了两声,老师那边便传来了声音:“豫晋啊,你应该到学校了是吧?”

何豫晋应了声,然后问老师现在感觉怎么样。

老是笑了笑说:“感觉好多了,尤其是你的一通电话,让我的心更加的舒服了。”

随着老师的话音落地,两人都笑了起来。

尤其是老师,随后她不放心,又问何豫晋与艾佳的关系怎么样了。

何豫晋简单应付了一句:“挺好的,这一点老师您不用挂念。”

老师那边倒是显出一副很认真的姿态:“诶,你可不要胡闹啊。艾佳是个好姑娘。”她还特意把后半句加重了语气。

何豫晋听了,无奈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很清楚老师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艾佳家里有钱,在学校那是不争的事实,每个人几乎都知道。

当然,也因为这一点,当时何豫晋与艾佳谈的时候,很多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尤其是当地的那几个家境也不错的男生更是对何豫晋咬牙切齿。

如今,经过自己的努力,何豫晋已经基本上打入了艾佳所生活的那个氛围里面。

此时的何豫晋听了老师这样的话,他连忙对老师打趣道:“老师,你尽管放心,不出两年学生给你发请帖,到时候邀请你参加我们的婚礼。”

“好,一言为定,你可要说话算数。”

老师那边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头来得很足。

何豫晋应了声。

随后,老师对何豫晋说自己还想吃点百合酥。

何豫晋一听,一愣,他不是不想买,而是买不起,毕竟那玩意的价钱太贵。

但是这个时候自己的老师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何豫晋又不能说自己不愿意去购买。

略一停顿,何豫晋连忙笑着答应了下来。

老师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并与何豫晋道了别。

挂了电话以后,一想到老师的期待,何豫晋便觉得心里一疼。

“怎么办,我可是供不起这么一档子事。一次三四百。老子没钱啊。”

何豫晋在心里嘀咕了一阵子,随即给吴克明他们打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

吴克明此时已经有了醉意,听到何豫晋的话,他对他嘀嘀咕咕说了一通让何豫晋听不懂的话。

稍后,何豫晋问他:“还有酒没?”

吴克明立刻精神起来:“你这话说的……我这里现在除了酒,什么都没有。你来不来?”

很快,又换了另一个人的声音:“班长,赶紧滴。刚才叫你,你不来。现在我们哥几个可都是喝高了啊。不过你只要来,我们还是可以再陪你喝。”

这是王笑天的声音。

何豫晋听着哥几个带着醉意的话,随即冲着他们高声道:“我说哥几个你们一定要等我。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我特别想喝两口……”

“好的,等你。”依然是王笑天的声音。

“班长,你快点。”康东良的心声。

何豫晋不再说话,随即挂机,出校门。

只是一会的功夫,他便到了几人欢聚的地方。

简单扫了一眼,何豫晋发现这一帮家伙已经撂到了好几个。

只有吴克明那么三两个人还在摇摇晃晃,欲倒不倒的立在那里,好像是专门为了等着他似的。

何豫晋推门进去,冲着哥几个笑着挥挥手。

那几个已经喝的睁不开眼的家伙听到了何豫晋的招呼声,无意识地冲他点点头。

王笑天见何豫晋进来,连忙让开了座位,让何豫晋坐下来。

“班长,来,你晚了太多,需要自罚一杯。不过我愿意陪你干一下。”

说着,王笑天将一个满杯递给何豫晋的同时,他又仰脖喝了一口自己的杯中酒。

何豫晋见哥几个如此,他的情绪也受到了感染。

随即啥话也不说了,一仰脖,将自己的一杯酒全部喝掉。

“好啊,班长,没想到你海量。来,让我们跟着班长来一个。”

蓝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也醉了,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冲着何豫晋一擎杯子。

何豫晋见他那个熊样子,也不便多说话,只是乖乖地将自己的杯中酒喝掉。

如此一连干掉了几杯,何豫晋方才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

他缓了缓劲儿,冲着大家笑了笑,同时又示意大家坐下来。

“我说哥几个,都不要激动。来来来,让我先说两句,咱们再接着喝,怎么样?”

孔喜梵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也破天荒地开了戒,大喝起来。

“艹,喜梵,你小子可是一般情况下不喝酒的,今天这是什么情况?”

何豫晋端起酒杯,有些不解地看了看脸色绯红的孔喜梵。

孔喜梵听了何豫晋的话,嘿嘿一笑:“班长,你这话说的可真是……我这不是一般情况,是二般情况。所以我今天要喝酒。”

意识还算清醒的吴克明听了两人的对白,笑了笑,勉强起身来,走到了两人面前,微微一笑:“我说你们两人这是在干嘛?闲着没事干了,是不?竟打些无聊的嘴仗。来来来,让我们一起喝一个。”

说完,他已经端着酒杯走到了何豫晋与孔喜梵两人之间。

两人斜眼看了看吴克明一副站不稳的姿态,无奈地摇摇头。

何豫晋更是上前一步,连忙扶住了吴克明。

“家伙,你慢点。你这是要干嘛?我们不过是说说话。你掺合进来几个意思?”

何豫晋脸上浮现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情。

吴克明一听何豫晋这话,估计将嘴一撅,道:“豫晋,你说这话,我可告诉你,我不高兴啊。你可知道我这个时候来是为什么?为了给你解围。你想想,人家喜梵可是很长时间没有喝过酒,你可知道他的酒量有多大?”

何豫晋摇摇头,同时也不忘冲着吴克明摆出一副渴望知道内情的眼神。

吴克明抬起醉眼看看他,倒也畅快,立刻道:“这就对了。人家可是酒量无敌的。你也看到了,如今这可都是趴下的趴下,跌跌撞撞的跌跌撞撞。没一个是分清形式的。你再看他,真可谓是众人皆醉他独醒了。”

孔喜梵听了吴克明这样的话,不同意,连忙冲他一摆手:“克明,你就不要在这里取笑我了。你也看到了,现在除了我站着,还有你……这不是也没事吗?”

如此说了一句,三人都笑了起来。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