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门前,看着还在睡眠转态的女孩,如何银溟也不忍心叫醒,但很快媣荥还是醒来了,看着熟悉的地方,和一直看着自己的银溟,还有些懵的媣荥下意识问出声:“怎么到了也不叫醒我呢。”

刚说完也完全清醒了,生怕银溟又说出什么别扭的话,不等回答便开门出去了。

银溟紧跟着也出去,拉住正好跑的女孩,“明天,有事情要处理,所以不能够再过去了,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没问题,但有什么大事吗”无所谓的回答,想来也是人家有工作要做,毕竟那才是人家的正业。

“大事嘛,你也知道的。”看女孩漫不经心的态度很想逗一逗她。

“什么事?”原本只是随口一句,但竟然跟自己有关,这下就好奇了。

话一撂下,银溟就知道这个迟钝的女孩不在一个频道上,调笑的回答:“当然是去满足这些个政权和研究人员的好奇心,提交一份报告,毕竟我们这是独一份,意义不一样,今天我可是帮你挡了一次,明天我又帮你挡一次,说说吧有什么奖励吗。”

看着某人戏谑的眼神,想到今天的场面,生硬的转移话题“咳,先不说这个,等餐厅步入正轨,能独挡一面之后,你也空出时间跟着之前的计划和我出去一趟。”

说完,沉默一小会,磨磨叽叽细声轻语:“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没想到媣荥竟然不好意思,俯身凑近,低声轻喃,看着某人的脸在仅仅几厘米的地方,腾的一下红起来,被她羞恼的推开也不恼,笑呵呵的看着女孩转身立刻离开,直到进入房门不见踪影才慢慢走向自己家中。

看着女孩连续忙了那么久,虽然也直到不累,但太多的琐事也是很好心神的,现在该是她好好休息的时候,自己之前也大负荷的工作,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而这边媣荥回到房间,冷静下来,再想到某人还是有点气愤,气愤自己竟然在他面前露出这番模样,简直不符合人设啊,作为剑修都是彪悍的代表,就连女修也毫不例外,想着下次一定找回场子才是。

放下这些,在房间里设下结界便进了空间,一闪身到了空间,感觉到纯元立即出来,一蹦一跳的冲过来冲入媣荥的怀抱,“我们美丽大方,尊贵优雅……….(此处省略一万字)的主人,好久不见,元元非常想你呢,你想我了吗”

听着小精灵神乎其神的拍马屁,也不理会就静静的听着带着它往里边走,进到这倒是想起之前带进来的那盆食人花了。

连忙打断正在说话的纯元,问道:“之前带进来的那盆食人花,你安放在那了吗?”

“这个啊,我找了个非常灵气充足适合她修炼的地方种下了,主人我带你去看看。”说完领路往前飞。

“主人,你不知道,它可小气了,有一处我想找它借一片枯萎的叶子,刚碰了一下,它马上就收回去,还打了我一下,可疼了,哼,在升级还有空打我…………”一路上,就几分钟不到,就听着小精灵在傍边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堆,大多数都是关于它自己和关于那颗食人花再者还有拍自己马屁的事。

知道它也是孤独好久了,也不打断这个小话痨。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