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柠离开房间之后转身轻轻把门关紧,眼见着导师和学生相处良好,就到了她功成身退的时候。

抬起手臂看了眼腕间的手表,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翻开了手机的备忘录看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今晚培训的时间是七点半到十点半,十点半之前她要赶回这里来接唐娆回酒店,现在她要先把唐娆的行李带回去整理码放好,好在剧组配给唐娆的酒店距离不远,给她省了不少事儿。

没被安排当唐娆的助理前她是剧组的杂工,和各个部门都有交集,工作安排的又繁琐又杂乱,为了能更好的照顾唐娆,以前的工作她都要在这几天收尾,所以现在时刻都是忙忙碌碌的。

今晚给她剩下的时间不多,为了避免耽误接下来的工作,她要抓紧才好。

脚步交替而行,张柠手指在备忘录上不住地翻飞,埋着头不看路走的飞快,却在走廊的尽头迎面撞上了林峰。

林峰刚忙完公事回来,准备拿点东西就离开,这几天正是工作繁重的时候,他风尘仆仆一身萧索,身上浓郁的男性气息随着距离接近,堂而皇之地涌入了张柠鼻腔。

整个人硬生生的顿在了那里,张柠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扯开嘴角拘谨地笑了笑,小声道,“林导好。”

这如同猫儿一样的声音还是溜进了林峰的耳朵里,说来也奇怪,平常林峰在想事情的时候,周围人打招呼的声音都会被他自动过滤,今天确是例外了。

“嗯,”林峰抬眼见是她,停下步子问了一句,“演阿慈的新人送到元琪哪里了?表现的怎么样?”

张柠脑袋里想的都是接下来的事情该怎么安排,打过招呼以后也没想到林峰会停下脚步问话,一时发懵,嘴里支支吾吾的好一会儿脑袋里的那根弦才接上。

“唐小姐…”

谈起唐娆,作为新晋的助理张柠自然是要比其他人更为了解,不说其他,就是今天屋里两个人对台词的场景也是让她记忆深刻。

唐娆作为一个新人,今天的表现已经是大大超过她原本的预期了,更何况她在演戏上本身也是超级有天赋的!

小拳头握紧了垂在身体两侧,她瞥了一眼林峰这几天因为出外景又晒黑了不少的脸颊,眼眸深处的光亮闪了闪,又帮唐娆刷起了好感,“人交给琪姐了,琪姐在小会议室检验她的台词功底呢,唐小姐应答如流,琪姐看上去还挺满意的。”

林峰心下安定了许多,点了点头,还是经不住问了一句,“元琪的态度如何,没有为难她吧?”

“为难?”张柠惊异的看着林峰。

许是意识到了自己说的话不太合适,林峰虚握拳头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她要求一向严厉,这次带的却是个毫无经验的新人,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她没什么耐心,平时难免会有磕碰,你多照看着点。”

“我会的林导,不过琪姐似乎对唐小姐印象不错,我见两个人相处的也挺好的。”

元琪心里的那些小九九藏得很深,就算有些暗潮汹涌也不会在人前袒露,看着张柠这张大无畏而又活力满满的脸蛋,林峰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嗯,那就好。”点了点头,他说完似乎转身要走,却在张柠即将收回视线的那一刻又把目光转了回来。

那张虽然有些粗糙却是硬朗周正的脸孔映在了张柠的眼瞳深处,她眼底的神色又不自觉的闪了闪,眸光却是纯净的很,“还有什么事吗林导?”

林峰想了想道,“她还是个学生,戏份也不多,平时的日程安排就松散一些,尽量给她留出周转休息的余地。”

张柠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毕竟这话说的可不像林峰的性格,以前只有他催人抓紧时间拍戏,哪能想到还有这么体恤员工的一面。

不过导演话都说了,张柠自然也不会反驳,“是,林导,我会注意的。”

那模样乖巧的像个鹌鹑…林峰低头看着张柠把头垂向地面的样子,心里忽然涌现出这么一个形容来。

被自己的想法乐到了,他低下头嘴角露出笑容,张柠疑惑抬头,“嗯?”

“没事,”就看到他掩饰性一的把拳头挪到嘴角,轻咳两声,“对了,我听董新杰说,你还是学生?”

张柠也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到这个,不过还是如实回答,“是的,现在只是在公司实习。”

“怎么想到来这儿了,专业对口?”

在影视行业打杂能挣多少钱,随随便便找一个工作都比这个赚得多,既然不是为了赚钱,那就是为了积攒阅历以后从事这个行业了。

林峰自以为猜到了真相,但没想到张柠摇了摇头,“不是,我…”

她张口想要说什么,却被蓦然传来的手机铃声打断,眸中的光芒一暗,却又好像侥幸逃脱了什么。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林峰给了她一个手势示意先接个电话,“行了,你先去忙吧。”

小小的道别了一声,张柠点了点头走了,留下林峰一人在走廊里踱步。

临走到走廊转角的时候张柠又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却又像是被开水烫到一样飞速转开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

改变了原有的方向,林峰向着小会议室走去,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元琪和唐娆,别人不知道元琪的性格,他却很清楚。

举着手机按下接听键,那一端把话说完之后就见林峰眉头皱起。

脸上带着不悦,他沉声说道,“撤资?问清楚是什么原因了吗?”

手机那端的声音隐隐传出,落在林峰耳畔,“我都问过了,那群人像是商量好似的铁了心要撤资,给出的理由都不叫理由,你不是说那群人都是以前的朋友吗,哪有这样的朋友,这个时候撤资,这是想整死我们吧!”

林峰的眼眸眯起,听着电话里的描述,脑袋里就不自觉回想起那些人的嘴脸,不管是早有预谋还是现在背后有人操纵,看来这次他都是错了。

唇齿有些干涩,他挪动了下唇瓣,绷紧的肌肉使得脸部的线条更显生硬了,“梁…余露呢?”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