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伤口盖好,落星又从衣袖里拿出一卷长长的缎带,“你站起来,我给你缠一下,不然方巾会掉下来。”

苏御看着落星那窄窄的袖子,抽了抽嘴角,“你是怎么在袖子里塞下那么多东西的?”这太奇怪了。

落星直接用一句话堵住苏御后面所有问题,“独家秘技,概不外传。”她有空间的事又不能说。

无敌,其实也挺寂寞的。

苏御不是那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格,听到是家传秘技,撇了撇嘴,从床上起身,穿好鞋子站在床边。

落星给他把伤口用缎带包好,在结尾的地方打了个结,“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回房睡觉了。”

她说着,立即往外走。

现在还不走,苏御就想起她擅闯他房间的事了。

苏御找了一条裤子出来换上,叫住往外走的落星,“等等。”

落星脚步没停,“还有什么事?”

“有门不走,爬我的窗,这件事,我们不该好好谈谈吗?”

“……怎么谈?”落星回头。

苏御打开了自己的折扇,折扇上多了一排刀片,他向着落星攻击过来。

落星眨巴眨巴眼,要切磋啊。

早说嘛。

她今天正愁没人让她活动筋骨。

凤梧才醒来,就看到两个人打在了一起,他揉了揉隐隐作痛的额角。

就不能对任务目标爸爸好一点吗?

落星表示无辜,“这是苏御自己要求的。”

【……】不可能。

任务目标爸爸又不是疯了。

不行,头好痛,他得去找仙医看看。

凤梧恢复原形,飞出了空间。

-

苏御和落星本来打得不分上下,后来被按在地上打了半刻钟。

落星挥拳都带着劲风,苏御用手护着脸,“喂,我说不打了,你听到没有?”本来想教导这个小子做人,没想到他自己被收拾了一遍。

疼死了。

摔桌,这日子没法过了。

落星踢出去的脚默默收回,“不切磋了吗?你这身体素质不行,都没打两下,要加强锻炼。”陪我打架的崽,才是乖崽崽。

切磋?

谁要跟你切磋了!

苏御内心有个小人在狂吼,面上却不动声色的从地上爬起来,“你不是要去睡觉?给我出去。”

落星摸了一把脸上的面具,她怎么感觉崽有点生气。

不方不方,面具护体。

落星点点头,“那我去休息了,晚安。”

她拉开门走出去,过了一会想起自己忘记自我介绍了,又默默退回屋内,“那个,我叫落星,沉鱼落雁的落,星火燎原的星。”

苏御缠着腰带,没好气的说道:“苏御,苏御的苏,苏御的御。”他现在看到这张狐狸面具,就有打人的冲动。

“……”这个介绍有点敷衍啊。

好叭~

看到你是我家崽的份上,我可以暂时容忍你的态度。

落星退出房间关上门,往楼梯口走,走到正对着楼梯口的房间,她推开门进去。

走到桌边,落星把油灯点燃。

房间里还保持着原样,本以为不会再回来,所以她都没有收拾。

此刻要休息,就不得不收拾了。

落星想了想,对着床随手挥了一下。

无形的灵力横扫出去,床上顿时一尘不染。

睡觉只要有床就够了。

落星打着哈欠,走到床边躺下。

-

夜半,一缕白烟涌进房间里。

蹲在门口的两个人,在门边等了大概一刻钟,这才站起来,去推房门。

推了一下没推动,方子民从腰上抽出一把匕首。

谢鹏接过匕首,从门缝里插进去,慢慢的挪动门栓。

门栓一点点的被挪开,少顷,门栓‘吧嗒’一声掉在地上。

落星听到那声音,随手一枚飞镖射过去,“大半夜的,别吵我。”

谢鹏:“……”

方子民:“……”

那可是最大剂量的迷烟了,竟然还没晕,这小子到底干嘛的?

谢鹏和方子民对视一眼,“还去吗?”

“刚才好像听到有什么刺到了门上。”

“我摸摸看。”

谢鹏推开门,在门背后摸了摸,手上突然刺痛了一下,他将手收回来,就见手背上七寸长的一道血痕。

伤口深可见骨。

刚才他只是轻轻用手在门上扫了一下而已。

“还好我没太用力。”不然这手估计就废了。

“刀吗?”

“应该是飞刀,很锋利。”

方子民端起地上的油灯,脚步极轻的走进房间,看了一眼门背,

门栓上一尺的地方插了一把飞刀,飞刀插进了门里大半,只露出了一小截在外面。

方子民想把刀拔下来看看,刀却自己从门框里出来,飞回床的方位。

烛光下,能看到一根银色的丝线绑在飞刀上。

清冷带着少年质感的声音,随即响起,“我很讨厌别人吵我睡觉,给你一息的时间出去,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方子民的心狂跳不止,冷汗不停地往外冒,他捏紧了油灯的灯柄,赶紧从房间出来,并把门给关上。

“回去吧,我去给你找伤药。”方子民说着脚步匆匆往楼下跑,跑完才想起他房间有药,又往回跑。

谢鹏不知道方子民看到了什么,捂着流血不止的手,跟着方子民回房间。

-

落星一觉睡到中午,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

因为没准时睡觉,就算她睡了足够的时间,身体疲惫的感觉没有丝毫缓解。

落星在床上翻腾两圈,打着哈欠坐起身。

好烦。

不打两架不能好的那种。

唉……可是没人和我打架。

崽昨天还生气了。

可是明明是他要切磋的啊,我都没有主动出手。

小仙女好可怜。

唉……

落星又叹了一声气,随手一个飞刀甩出去,把窗户撞开。

窗户打开了以后,她把飞刀收回空间。

炙热的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楼下吵吵嚷嚷的声音也传了上来。

落星听到那声音,深吸了一口气,从床上起身,拿起摆在床边的蓝色广袖长袍穿上。

蓝色的衣服,包裹在纤长的身体上,因为是直接在店里买的,所以衣服不是很合身。

好在落星身高足够,衣服也不会松松垮垮的往下掉。

穿好衣服,落星将长发用一根蓝色的发带绑在脑后,戴着面具,端着盆往楼下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