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胡杨就一个白身,然而现在的他受到无数人的关注。

有来自国家上层领导的关注,社会各个阶层的目光也注视在他身上,甚至自从他宣布竞选联合国慈善大使后,同样也有海外的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况且关主任还得到藏区大领导的特别吩咐,要求他务必招待好胡杨,要给他家般的感觉。

因此在自己提出邀请后,胡杨能够这么给面子应邀,自然表现的很高兴啊。

“哈哈,今晚7点恭候胡老师你的光临,需要我派人去酒店接你吗?”关主任笑问道。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胡杨住在酒店里的。

他都这么关注胡杨,从胡杨下飞机的那一刻开始,可能就有人通知他了。

“这样会不会麻烦你了?”胡杨想了想说道。

“不麻烦,到时候我让司机通知小郑,你看怎么样?”关主任笑着说道。

声音中透『露』出真诚和满意。

因为有时候麻烦对方,并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

反而容易拉近两人之间距离。

要真不熟悉或者想疏远对方的,完全可以拒绝的。

麻烦,往往意味着两人之间存在交集。

随后胡杨和关主任简单的聊了几句后就客气的挂了电话。

“郑总监,你这边有这个关主任的资料吗?要是有的话给我一份。”胡杨将手机递回给郑洁说道。

别看胡杨之前在藏区待了十年,但他从来都不关注这些的。

因为关主任他们距离那时的他太远了,而且胡杨就想着在小村子里安静的教书,从未想过闹腾什么或者想往上爬。

所以对关主任他们完全不了解,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

“理事长,你喊我郑洁或者小洁都可以,关主任的资料我这边有,等下给你送过去,不过都是在网上可以查到的公开资料。”郑洁解释道。

胡杨点点头说道:“嗯,有这些就够了,我先上去,你等会送过来。”

他从未奢望过郑洁能够调查到关主任比较**的事情,有公开资料就足够了。

看到郑洁没有别的事情要说,胡杨就回房间了。

半个小时后,等的他都要打瞌睡了,郑洁才将资料送过来。

胡杨有一丢丢不满,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理事长,这是你要的资料,除了关主任的,还有其他一些今晚可能会参加接风宴的人的资料,你看看。”

“另外还有一些是我们基金会在藏区各地方慈善项目进展情况。”她捧着一大叠资料进来。

因为这里是藏区,用纸质存储资料比放在电脑上方便多了。

若是在大城市,基本都是将各种资料上传到服务器,需要的时候再从服务器上下载下来,不会像现在这么麻烦的。

原来是自己怪错她了,胡杨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内疚。

“麻烦你了小洁,东西给我吧,我等会看。”胡杨从她手中接过这些资料。

然后简单的说了几句,郑洁就离开了。

胡杨关上门后就开始浏览起关主任的资料。

关博,也就是关主任的名字。

资料上有着他所有的工作履历,从上面可以看出,他已经在藏区工作了将近二十年。

是以前支援边疆发展的时候过来的。

他也在藏区阿里那边工作过。

胡杨静静的看着资料上关博关主任的相关信息,并从中提取一些关键信息出来。

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去看和思考,然后在用二十分钟看了其他十多个人的资料。

看完后,胡杨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

然后就去洗把脸准备睡觉。

至于慈善项目进展情况的资料,他就不看了。

因为之前郑洁都已经跟他说过了,拿资料过来不过是要让胡杨知道这些都已经形成文件的。

下午五点整,胡杨被闹钟吵醒了。

缓缓的睁开双眸,在床上继续躺了一两分钟就起来洗漱一番。

胡杨吸了下鼻子,有些干燥有些难受。

这是气压太低,空气太干燥而且温度又很低造成的。

很多人在冬天的时候来藏区,除了高原反应外,还有就是睡觉起来鼻子会很难受的。

简直就是折磨。

这或许就是来这里感受到天高云低,雪山呢喃的代价吧。

胡杨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如同京城四五月分的柳絮一般在空中慢慢的飞舞着。

“下雪了,时间过得真快。”胡杨声音有些低沉的感慨。

或许这不是藏区的第一场雪,但却是胡杨离开藏区后再回来见到的第一场雪。

一场正在下着的雪。

他喜欢雪,因为文献说过两个人可以在雪中漫步,手牵着手慢慢的白头。

但他也痛恨雪,因为那让他失去了自己的挚爱。

爱恨交加,很是难以言喻的。

他看着远处早已白雪皑皑的雪山,看似千篇一律的景『色』。

然而对于胡杨来说却怎么都看不厌,每次都能够看出不一样的东西。

其实一开始来藏区,他对这种一片白茫茫的雪山没有太大的兴趣。

作为一个男人,对这些并不是很敏感,兴趣也不大。

但是妻子宋文娴在适应这边的环境气候后,就带着他到处爬雪山。

很多在胡杨眼中没啥区别的景『色』,在她眼里却完全不一样,还能跟胡杨说出它们不一样的地方,甚至为何会这么形成的都能够说出一二来。

现在回想起来,很多都是她“欺负”自己不懂,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还“糊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听到她懂这么多东西,还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她。

忽然间,胡杨的嘴角泛起一丝甜蜜的笑容。

可惜她往日的音容笑貌如同远处的雪山那样,遥远而模糊,看似很近却很远。

有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

静静的站在窗前,雪花不断的飘落,胡杨的目光从远处的雪山收回来,看着不远处布达拉广场上冒着飞雪磕长头的人。

不知为何,此时他的心中竟然没有丝毫的波动。

或许是已经习惯了,不再像一开始那样充满震撼之『色』。

胡杨就这么站在窗前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直到敲门声响起,才将他从回忆中或者说是神游中拉回来。

原来是郑洁,她害怕胡杨睡过头忘记时间了。

“你先坐一会,我去换件衣服。”胡杨打开门说道。

“没问题。”

很快,胡杨换好衣服就跟她下楼前往宴会现场。

“理事长,除了我们基金会的人,周姐还安排一些人过来帮你的,什么时候跟他们见一见?”坐在车上,郑洁笑问道。

周姐安排的人也是刚刚不久前联系她的。

“谢宇也收到关主任那边的邀请。”她补充道。

谢宇,就是周姐安排那些人中的负责人,胡杨也认识他。

“晚上或者明天都行,到时候看情况吧。”胡杨说道。

这些并不是很着急的,否则对方肯定会在小陈接到自己时,就赶到酒店与自己见面。

“嗯。”郑洁点点头。

接着两人就聊起今晚的宴会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