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火星一般巨大的白色火团,旁若无人的不断的分解出一道道,如流星般的火焰碎片,于湮灭之境的大门对面逐渐组合出一扇新的“门”,就仿佛那与湮灭之境同存的宇宙法则并不存在一样。

边框燃烧着白色烈焰的“门”,其形就如棱镜却是在中心处,有着一条逐渐向两侧扩散的裂隙,但裂隙之中射出的多彩光华,却是让人看不清“门”后的一切。

而如果从远处望过去的话,以闪烁星辰组成的长河为“腰带”,黑洞般漆黑、且探出无数双黑色手臂的湮灭之境,就仿佛是神话故事之中的地狱,在它对面的那棱镜之型的白焰之门,如果再加上那自裂隙之中透出的多彩光华,竟是如正在缓缓打开的天堂之门!

然而不知为何,被“地狱之门”与“天堂之门”之间,不断减小体积的白焰所束缚的那一点暗蓝,竟是不仅放弃挣扎与哀嚎,反而张牙舞爪的向湮灭之境的大门伸长双臂,就仿佛那棱镜形的“天堂之门”后面,是比地狱般的湮灭之境,都还要更可怕百倍的世界一样!

“新的世界需以灵魂为基石!”

非但没有阻止“天堂之门”的开启,反而是这么说着的宇宙法则,竟是从湮灭之境的大门之后,释放出了一股无形的力量,这股无形的力量即使是那白色火团、都无法抗拒!

那一点暗蓝被无形的力量瞬间粉碎,甚至来不及发出最后一声哀嚎,即化作同样如流星般的火团,注入到了“天堂之门”的正下方,却是成为了宇宙法则口中所说的,“新世界的基座”!

“汝已创造监察者的世界。此后若是星河出现致命危机,汝不可推卸己之责任,亦不可滥用监察者之力,否则湮灭之境将为你而开!”宇宙法则的声音刚落,那湮灭之境的大门即在短短的五秒内,即收缩成一颗纯白的光球、而那颗光球。却是缓缓淡化直至消失无踪。

至于圣主那最后的一缕灵魂,在巫飞这监察者与宇宙法则的面前,就如玩具一样被随意的安置了其去处,更不仅从至高跌落至最低,甚至被彻底粉碎继而化作,比之“最低”还要不如的“养分”,这或许才是对曾身为文明收割者大军的掌控者,星河中毁灭与绝望的散播者的它而言,最残忍、最不能让他接受的下场吧

又或者。这也是圣主永恒的生命中,做的唯一一件“好事”

“战争,结束了?”

看着破碎的舷窗外,于夜幕下火光冲天的战场中陷入混乱、继而自相残杀,又因某种无形力量、而飞速消失的文明收割者部队,遍体鳞伤的杨华从一名死了的敌人脖颈中,拔出已裂纹遍布的军刺,很是不敢置信的低声呢喃。

红色的闪烁灯光与劈啪作响的电光。不仅照亮了低声呢喃的杨华,更照亮了废墟般的舰桥内。每一名不知在自己之前,已有多少人死于控制台的船员们,但却无人能对呼吸间步入诡异死寂的战场做出解答,毕竟如果是他们的传奇大帝、巫飞,已经战胜了圣主并结束了战争的话,他又在哪里?又到底是谁。是什么样的存在,能够在短短呼吸间,就带走周围海量的文明收割者部队?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名名士兵带着满身的伤痕与满脸的疑惑,或是以枪杆代替拐杖。或是漫无目的的四下张望,却是无一人出声,已改变地形地貌的战场,也因此而越发陷入诡异的寂静,就连信仰大阵也逐渐暗淡,让诡异、死寂的战场,蒙上了一层黑色的迷雾。

“指挥官,全球各地均发来战报,称文明收割者部队大量消失,消失的原因不明,不排除是在新技术诞生后出现的新战术。”头上缠满了绷带的通讯兵,转过身望向陷入呆滞的杨华而这么汇报道,他那低声汇报的声音,却也是此时战场上除低声交谈外,最大的声音了。

“这里是法阵防线,要么是我们的雷达报废了,要么就是敌人真的全部消失了,老杨,这怎么回事?”王铁的声音伴随着时有时无的全息投影,而出现在杨华的身侧,却是半晌等不到任何的答复。

“老杨?老杨!”王铁又喊了几声,才让呆滞的杨华回过了神来。

“不知道!唯一的解释就是陛下胜利了,可他为什么没回来?”

“所有部队不能放松警惕,不排除这是敌军新的战术,直到确认现况之前,保持最高警戒等级!”低声的呢喃过后,杨华没有宣布胜利反而是让全军仍旧保持警惕。

王铁带着疑惑与担忧而结束通讯,却也没有迟疑的传达了杨华的命令。

然而不仅是杨华与王铁,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大帝如果胜利了为何还不归来等疑问,也同样存在于“华夏”帝国的所有帝国人心中,然而直至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落下,乃至之后的数个月,大帝巫飞都是音信全无

而“华夏”帝国上下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文明收割者大军真的彻底消失了,甚至连带着活尸们都数量锐减,变成在下水道等阴暗角落,躲避人类清扫者的最低等生物。

由此虽然可以确定“华夏”帝国的大获全胜,但不仅民间在最初的一片欢声笑语,庆祝不断之后陷入不安与担忧,“华夏”帝国的高层亦是同样如此,甚至从没有感到过半点胜利的喜悦,毕竟他们的传奇帝王、巫飞,已经有数个月不曾有半点音讯,更别提现身于他们面前了。

不过国不可一日无君,统治了多族,是为地球之统治者的“华夏”帝国更是如此,所以苦等了数月、却仍不见巫飞归来的“华夏”高层们,便联合欲推举巫飞唯一的儿子,巫阳来继承巫飞的王座,成为“华夏”帝国的第二任帝王!

“我不接受!父皇比那圣主强大不知多少!所以他就一定会回来!”巫阳没好气的一把推开自己寝宫的大门,一脸不耐却难藏担忧的,又一次拒绝了杨华的提议。

“国不可一日无君”

“不可一日无君、不可一日无君,你们翻来覆去就这么一句,烦不烦!?‘华夏’的帝王就只有一个!就是我的父皇,巫飞!”巫阳转身怒视杨华、而极不耐烦的喊道。

“巫阳,怎可对你杨叔叔这么没礼貌?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未完待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