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Z1把基格尔德的细胞也带过来了,所以无论是要理解现在所处的环境还是尽可能多的去收集如今这个时代的情报对卡普他们都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雪拉比和Z1还有卡普分头行动,然后大概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再度聚集在了一起。

“时间的确是没问题,老议长这个时候还活着。”

卡普只探索了一下周边,以他的能力探索轻而易举的就认出了这里是石英高原,联盟高塔的附近,这周围的防备力量只有几个精灵军团和居住在高原上的训练家,只靠他们别说是拦截卡普的能力探索,他们就连发现卡普的能力都没有。

毕竟卡普的超能力和波导之力在系统的评分当中都提升到了LV5,如果没有同级别的能力者在周围看着的话,那大概也就只有神兽才具备发现卡普的能力了。

不过因为雪拉比的能力是时空跳跃而不是平行世界跳跃,所以这里距离现在的卡普所处的时代所不同的点也仅建立在时间线上,所以这里也必然存在着卡普,他也必然拥有和卡普一样的超能力还有波导之力。

也正是因为这两种力量的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所以就算真的有神兽在附近察觉到了卡普,Z1还有雪拉比,那么以大多数神兽都和卡普有所联系的情况来看,多半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而卡普收集完了附近的情报,雪拉比则是摊了摊手表示它收集到的情报和卡普收集到的情报类似,并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地方,反倒是Z1在这个时候直接开口了。

“这个时间段就是原始回归的固拉多暴走的时间段。”

一边说着,它的目光落在了卡普的身上。

“这个时间段的你现在就在丰缘地区准备和马上就要暴走的原始固拉多开战,如果联盟的老议长这个时候还是要启动阿尔宙斯,并且想要以它的力量来分割丰缘大陆,或者是想要让它直接出手的话,那么他的生命力就会直接耗尽。”

听到Z1的话卡普愣了一下。

他倒不是对老议长还是和原本一样的死法感到意外,毕竟历史的走向虽然改变了,阿尔宙斯改掉了对人类的仇视,但是它与联盟议长之间的契约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一点卡普也是阿尔宙斯的加护者,所以对自己与阿尔宙斯之间的契约也非常了解。

阿尔宙斯的加护从各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你和阿尔宙斯之间的关系好,最多就是在它帮你一些小事的时候不会强行从你这里获取生命力,但是遇到这种大事了,该消耗的东西是一定需要消耗的。

这点就连阿尔宙斯自己都没办法更改,所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它应该也已经习惯了。

而这一次和原本卡普所经历过的历史当中若是说起有所不同的地方,大概就是这个时候,老议长还在和阿尔宙斯进行交流。

“要完成这么大的工程,那可能在我出手结束以后你也活不了几天了,到时候就只能使用你囤积下来的力量来维持存在,等力量消散之后你就该死了。”

阿尔宙斯在链接当中提醒了老议长一句,但是老议长在这个时候却毅然决然的开口了。

“无所谓。”

他没有丝毫的犹豫,似乎早就想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卡普那孩子你看在眼里,如今的联盟虽然还没彻底成型,但是未来有他存在的话我觉得联盟只会发展的更好。

我可能是个合格的议长,但却不是个好的领头人。

联盟在我的带领下的确愈渐平稳的成长,但想要寻求更进一步的发展我却是没有那种能力了。

这个世界需要年轻人,联盟也该交给年轻人了。

从最开始获得到加护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一天,阿尔宙斯,不要犹豫了,就让我用这最后的生命来为联盟的未来打开新的篇章吧。”

得到了这样的回应,阿尔宙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随后化作一道金光,直接飞到了丰缘地区的上空。

这些都在Z1的情报之内,所以它也把这些都转播给了卡普还有雪拉比。

“你的细胞竟然有这么多吗?”

对于Z1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细胞扩散到丰缘地区的事情卡普还是有点意外的,但是Z1听到了卡普的询问却只是摇了摇头。

“我自己携带的细胞这个时候也就只能在关都大陆上活动,而丰缘地区的细胞是这个时间段的我所扩散出去的。

你可别忘了,为了准备修补世界的计划,我可是准备了几千年,所以各种各样的情况我也早就预料到了。”

听到Z1这么说,卡普和雪拉比也就都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Z1的情况,而Z1在解开了卡普的疑惑之后,也直接对着他开口了。

“我这边的情况都是小事,倒是你打算怎么处理阿尔宙斯和老联盟议长的情况。现在阿尔宙斯已经打算出手了,这个时候难道你要去给老联盟议长传递一些生命力吗?”

因为这次时空跳跃的主导者是雪拉比,所以Z1非常清楚卡普并不能在这个世界做出太过明显的事情来,所以思来想去,Z1还是想到了这个最直接的方案。

但是面对Z1的询问,卡普就和刚才的Z1那般摇了摇头。

“不,直接去给老议长传递生命力的话被他还有阿尔宙斯注意到的可能性非常大,虽然这种察觉也不算什么,但是不稳定的同时也可能会带来一些其他的反应。”

随着卡普的话,远在丰缘大陆上方的阿尔宙斯愣了一下,然后它就感受到了第二个加护者的气息,并且也接收到了第二个加护者的联络。

而卡普在联络阿尔宙斯的同时,也对着疑惑的Z1笑了起来。

“我们来到这里做出一些变动,要想谁也察觉不到是不可能的,但要是让老议长察觉到了,那么他或有或无的,可能都会下意识的对未来做出一些改变,因为决定联盟未来就是他的工作,所以我才说不稳定。

但就好像你直接联系了并不会改变未来的你自己一样,我这边也有个合适的人选。

所以比较起你说的,我这里有个更直接的方法。”

……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