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阴帅毕恭必敬地迎入阎罗殿,阎羽和阎善文的身后,早已经跟着人山人海。

阴帅虽然不是什么十分稀罕的人物,但像阎羽这样年轻的阴帅,可是十分罕见的。

景河城内不少年轻少女都闻讯而来,想要一睹阎羽的风采。

“哎,我这该死的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走到阎罗殿外,阎羽还不忘撩一下刘海,摆出一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姿态。

可正当万千少女就要被阎羽所迷倒的时候,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极其熟悉的声音:“渣男!”

“……”

阎羽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除了曹夜柳,谁还会这么喊自己?

只见曹夜柳亮出气势,以阴将的身份,直接从人群中走出,畅通无阻地来到阎羽面前。

“你跟来干什么?”阎羽郁闷地问道。

老子好不容易装一回逼,这就来拆台了?

曹夜柳笑道:“野关城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本阴将怎么能不出力呢?”

“得勒,跟我进去吧。”

阎羽也不反对曹夜柳跟来,便挥了挥手,让景河城的阴将带他们三人进入阎罗殿。

这黄言虽然是八殿阎罗,但阎羽记得,此人的性格极其闷骚,一把年纪了还喜欢装酷。

阎罗殿的装潢,也在无形当中透露着一股装酷的气息。

曹夜柳还未曾进入过阎罗殿,所以一路上看到殿后的亭台楼阁,都忍不住多看几眼,但阎羽见识过新建的东方鬼帝殿,这八殿阎罗殿,也就不觉得有多了不起了。

阴将很快便将阎羽他们带到一处别院外,他躬身说道:“阎阴帅,黄阎罗就在院内,末将只能带路到这儿了。”

“多谢。”

阎羽拱了拱手,目送阴将离开,随后大步踏入院内。

三人刚刚走入院内,便看到一颗巨大的柳树。

这棵柳树足足有五十几米高,树干甚至需要五六人环抱,如同一面小墙。

无数柳枝垂下,枝叶并不是绿色的,而是金黄色的,金色柳叶随风摆动,十分好看。

“传说中黄言阎罗亲手种植的金柳树!”曹夜柳忍不住感慨道,“听说普通的阴魂,只要吃一片金柳叶,就能够增加十年的阴寿……”

“还有这种宝贝?”阎羽不由得眉毛一挑。

这金柳树虽然神奇,但仔细一想,阎羽似乎用不上它。

倘若用得上,他不介意和黄言商量商量,把这玩意儿摘几根柳条带回戮仙门去,让老曹也种几棵。

正在大家好奇地欣赏着金柳树的时候,柳树下忽然传来了干咳声。

“谁在咳嗽?”曹夜柳疑惑道。

阎善文忽然下跪,对前方喊道:“见过黄阎罗!”

曹夜柳反应过来,也连忙跟着下跪。

只有阎羽,看到了躺坐在金柳树下的黄言,并没有行礼,而是好奇地打量他。

上一回在东方鬼帝殿,阎羽虽然已经见过黄言,但还没与他交流过,只知道黄言为人闷骚。

此时的黄言,手中抱着一个酒坛子,竟然是满脸通红,浑身散发着酒气,喝得烂醉如泥。

“黄阎罗?”

阎羽试探着喊道。

黄言打了个酒嗝,眼神迷茫地望向阎羽,随后笑道:“哈哈哈哈!不渝,咱们兄弟可是好久不见了,来来来,喝一口!”

说着,黄言一个翻身——摔在了地上。

阎羽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搀扶起黄言:“黄阎罗,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可是阎罗啊!”黄言酷酷一笑,随后说道:“来,不渝,这酒巴适得很,咱俩整一口!”

阎羽站在黄言身旁,无语地看着黄言勾搭住了阎善文的肩膀,还非要阎善文陪他喝酒。

阎善文挣扎着喊道:“黄阎罗,您认错人了……”

“哦?好像还真是!”黄言一愣,随后松开阎善文,敞开怀抱,冲向曹夜柳。

眼看就要被黄言吃豆腐,曹夜柳飞身给了黄言一个回旋踢,顿时将黄言踢到阎羽面前。

阎羽连忙扶着黄言道:“是啊是啊,黄言兄,好久不见,来,我陪你喝一口!”

黄言:“本阎罗怎么觉得脸上生疼?”

阎羽:“你酒喝多了,刚才摔在地上,撞了脸。”

“哦……那本阎罗可要看看,本阎罗这惊世骇俗的俊脸,有没有什么损伤……”

阎羽实在受不了醉醺醺的黄言了,一边拦着他,一边对曹夜柳问道:“曹阴将,这家伙怎么回事?”

“我刚才来的时候,听追着你的姑娘们说,今天好像是黄阎罗和他前妻分开的十周年纪念日。”曹夜柳不确定地说道。

阎羽闻言,顿时明白黄言心里的苦楚,他感同身受地拍了拍黄言的肩膀,安慰道:

“兄弟,十年了,也该放下了。”

“还是……还是不渝你懂我!呜呜呜呜……”黄言居然趴在阎羽的肩头哭泣起来。

阎羽说道:“哎,喝成这副模样,你这得多高兴啊,十年了,还庆祝呢?”

黄言:“……”

曹夜柳:“……”

阎善文:“……干爹,黄阎罗好像……不是在庆祝吧?”

“不是吗?”阎羽疑惑道,“你们不明白,成年人总喜欢用笑容掩饰悲伤,用眼泪掩饰欢喜。”

“……”曹夜柳和阎善文一阵无语。

黄言心里苦,又灌了自己一口酒,然后砸了酒坛子,身上酒气喷吐,看模样是要用法力驱散酒气。

很快,黄言就清醒过来了。

“不渝,你总算来了。”酒醒以后的黄言,瞬间双手负背,一副冷酷的模样。

阎羽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来了。”

“本阎罗怎么觉得,脸上生疼呢?”黄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

阎羽望着黄言脸上的鞋印,干咳两声说道:“你刚才喝多了,摔地上撞着了。”

“是吗?”黄言叹了口气,“也罢,没伤到本阎罗的俊容便无妨,对了,你来找我,是想询问我有关黑龙谷黑龙的问题吧?”

“黄阎罗知道?”阎羽心里一惊。

“从得知包刑天派你到野关城的时候,我便猜到你会来找我了,”黄言笑道,“还有,你我之间,无需尊称,虽然你已经转世投胎,但还是按照老样子,以兄弟互称吧!”

【接下来的更新安排是:

9月1号没更新,2号更新两章,3号没更新,4号更新两章,5号之后,开启爆发模式,每天四更,一直到9月30号~~】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